首页 > 状元家的小夫郎 > 第2章 想哥哥的饭菜

我的书架

第2章 想哥哥的饭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哥哥,这个是云腿鲜笋,你尝尝看,我记得以前冬天你经常带我进山挖冬笋,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冬天笋就长出来了。”穆月始殷勤给他布菜。

苏青寒看着堆了满满一碗,有些无奈,“好了好了,我一样样尝,下次可不许这样铺张浪费,知道吗?”

“没事,吃不完可以赏给下面人,哥哥不用担心,这个是韭黄闷仔鸡,快吃。”穆月始又给他夹。

苏青寒无奈一笑,一样样尝了,穆月始满面期待看他。做的都是他喜欢的菜,苏青寒怎么忍心让他难过,“很好吃,手艺挺不错。”

穆月始高兴了,紧绷的脸微微荡漾,“但没有哥哥做得好,我念了哥哥的菜三年了。”

说完又害怕苏青寒误会自己是特地让他来做饭,忙加上:“哥哥不用天天做,偶尔做就好。”

苏青寒一笑,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行了,我带了家里晒的腊鸡,晚上做给你吃。明明就比我大,喊我哥哥不害臊。”

穆月始嘴角微弯,“那叫什么?夫人?娘子?心肝?”

肉麻的称呼叫得苏青寒脸色发烫,拍他一掌才消停,“那以后喊娘子吧,反正你也是我娘子,是吧哥哥。”

苏青寒斜他一眼,嘴长他身上,他还能拦着不成?乐得穆月始傻笑。

饭后,穆月始陪着苏青寒逛院子,他这府邸是圣上御赐,处处雕梁画栋,格局非凡,看着便十分大气,苏青寒看得津津有味。

“哥哥,你以后再也不用那么辛苦在烈日下种地,在雨中除草了,我会养你一辈子。”穆月始深情说道,耳后根泛红。

苏青寒打趣笑他,“圣上没让你娶公主?”

穆月始摇头,“没有,我说家中有妻,圣上便收回成命了。”

苏青寒摇头,好像不太赞同,一辈子,谁能保证一辈子,“如果你娶了公主,未来仕途会轻快许多。”

穆月始皱眉,心里涌上满满的委屈,他们成婚五年,哥哥还是不相信他爱他,只以为他是小孩子耍脾气,难道他要把一颗心挖出来放在他面前,他才相信?

“哥哥,我不喜欢你说这种话。”穆月始当着他的面生气,苏青寒也是知道他脾气,赶紧去哄,“好好好,我们在一起一辈子。”

两人逛了一圈,实在逛不完,管家又来找了穆月始说有客,只得把苏青寒送回他的院子。

“哥哥,我晚上等着吃你的饭呢。”走之前还不忘提醒他,苏青寒莞尔一笑,“知道了,快去吧。”

穆月始被他笑傻了,苏青寒本就长得俊美出尘,现在穿上好衣服,佩上好首饰,比京城公子哥的气度还要出众三分,谁能知道他是一个刚从村里出来的农夫呢?圣上赞他长得俊,那一定是没有见过哥哥。

苏青寒回到自己小院,小梅在里面忙里忙外,看见他回来了向他行礼,“夫人,可要喝些茶赏赏花?”

苏青寒拒绝了,问道:“我从村里带来的东西在哪里?”

“应当是在库房,,夫人要吗?我去和管家说拿过来。”

苏青寒点头,小梅放下手里东西出去。苏青寒在屋子里逛逛看看,对古代的建筑结构啧啧称奇,又走到他隔壁的书房看了看,穆月始也给他布置好了,清淡雅致,看着十分舒服。

片刻后,管家招呼下人把东西送过来。管家姓朱,是算账管家的一把好手,长得也讨喜,看着十分和蔼可亲,对苏青寒拱手笑道:“见过夫人,小人姓朱,名大富,还没有正式见过,夫人以后有什么需要都可来找小人,小人一定给您办妥喽。”

苏青寒知道规矩,他应当要给赏钱,但他身上那点银子实在拿不出手,正为难,朱富却让人放下东西一溜烟跑了。

苏青寒笑,等晚间再给他吧。

半干的雪菜,一串串火红的辣椒和大蒜,还有那些形状漂亮的腊鸡鸭鱼肉,都是他亲手种,亲手收获晾晒熏干腌制的。

看到这些熟悉的东西,苏青寒面露笑意,他居然在不知不觉中从一个码农变成一个真正的农夫。

他挽高袖子,把辣椒大蒜一串串挂到了窗户边,屋檐下,红红火火看着十分喜庆,有时间得做个架子才行,收挂不方便。

又把雪菜一棵课挂到了修剪整齐的花草树木上,尽量让他们晒着阳光,秋天的阳光总是晃眼又不炙热,雪菜想晒干还得要好几天呢。

小梅出来看到院子完全变了一副景象,惊讶得倒吸一口冷气,“夫人,您这是在干什么?”

“哦,把从家里带来的东西晾晒一下,太久没见太阳恐怕会发霉。”

“这······”小梅一时说不出什么来,但苏青寒是主子,她是下人,也没资格指手画脚。

“我来帮您吧。”小梅想上手,苏青寒阻止了她,“不用,就快了,等这些晒干,晚上可以给月始做菜吃。”

小梅头次见到他这样的,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得先告退了。苏青寒一个人落得自在。

他刚晒完东西,想把咸鱼干也拿出去,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女子的娇呼声:“呀,这些是什么玩意儿,这种腌臜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青寒拿着鱼干出去,看见三个衣着鲜艳的女眷,各个涂脂抹粉,好看得像盛开的牡丹花。

苏青寒不知道他们是谁,微笑道:“不好意思冲撞各位姑娘,这些东西是我的。”

一个穿黄裙的女子用手帕捂住口鼻,“你是谁?怎么糟蹋夫人的院子?小心我告诉爷,让他乱棍把你打出府!”

苏青寒尴尬,“这好像是我的院子。”

三个女子互相看了一眼,怀疑问道:“你是爷的那个乡下夫人?”

苏青寒点头,“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的。”

三个女子又看了一眼,才有些抵触向他行礼:“妾身见过夫人。”

妾?苏青寒讶异,她们居然是穆月始的小妾?不过,古代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穆月始是新晋文武状元,有几个小妾也不稀奇。

虽然知道是这样,但心里还是微微膈应了下。“都起来吧,不用这么客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