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状元家的小夫郎 > 第3章 哥哥是我的

我的书架

第3章 哥哥是我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谢夫人。”三人起来了。一个绿衫女子显然是这三人打头的,笑意盈盈对他说:“今日听闻夫人进京,我们姐妹特地来拜访,正式认识一下,也怕夫人无聊,和夫人唠嗑唠嗑。”

“大家有心了,进屋喝杯茶吧。”苏青寒招呼她们进去,他是男子,总要忍让些女子,虽然这个时代里他们身份差不多。

三人进到屋子,苏青寒亲手给她们倒水,吓得三人尖叫出声,“夫人不可!您这身份怎么可以亲自给我们倒水,屋里丫头上哪躲懒去了?!拿工钱不干活的贱骨头!”

苏青寒没想到这么严重,就倒个水,不至于吧,在村里都是他倒啊。“没事,我做惯这些了,小梅也有事情忙,不可能时时顾着我。”

三人又互相眉来眼去一番,接受了他倒的水。苏青寒也知道了她们的名字,绿衣叫莫柳,黄衣叫黄莺,还有一个白衣叫柳怜,她们以前都是在宫里伺候的宫女,被皇帝赏给穆月始。

随后四人扯一些有的没的,令人心燥。苏青寒惦记他还没晒完的咸鱼,但那三个像是打算长坐,让他很是为难。

三个都是宫里伺候的,最会察言观色,察觉到他的不耐,问:“夫人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忙?”

苏青寒也不遮掩,点头,“还有些咸鱼要拿出来晾晒,等晚些太阳没了就麻烦了。”

莫柳哂然一笑,“倒是我们姐妹不懂事打扰了夫人,我们这就告退。”

苏青寒不知她这话何意,忙解释道:“不是这意思,妹妹喜欢来我这坐我自然高兴,只是今日有些不赶巧了。”

“我们知夫人意思,我们改日再拜访。”说完对他盈盈下拜,三人又走了。

苏青寒长腿一迈,出去晒咸鱼了···

“哥哥!”那三人刚走不久,穆月始急匆匆跑过来,看见他在晒咸鱼松了口气,“她们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穆月始知道,宫里出来的最惯会耍手段,他生怕她们把那些手段用在哥哥身上。

“没事,你担心什么,我一个大男人还能让她们几个弱女子怎么样。”苏青寒觉得他多虑了,但在穆月始这个正统古人眼里,小哥儿也是一样需要呵护的。

“有什么事和我说,不要藏在心里知道吗?”穆月始不忘叮嘱,眼眸却沉下来,之前他一直未管过那三个,现在却有必要敲打敲打她们,不要让她们打扰哥哥。

苏青寒转头去晒咸鱼,沉静下来穆月始心里又委屈上了,怎么知道他有小妾也不来质问质问他,也不吃醋。

“哥哥,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穆月始捏紧指尖。

“那,你为什么要纳妾?”苏青寒配合的问他。

穆月始咳嗽两声,“都是圣上硬塞给我的,我一次都没碰过她们。”

苏青寒掐住他的脸,“你好乖呦,晚上给你加菜。”

乐得穆月始嘿嘿傻笑,“哥哥,这府里是你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用管别人。”

苏青寒点头,温柔看着他,看得穆月始又是心跳加速。

晚上,苏青寒亲自下厨给他做了几道菜。院子的小厨房一应俱全,做什么都方便。苏青寒做的菜都是他爱吃的,穆月始一个人吃了精光,厨房甚至不用洗盘子。

“哥哥,你真好。”穆月始一边喝茶消食一边夸他,苏青寒已经习惯了他的彩虹屁,笑而不语。稍后,朱富带着一排下人进来了。

“都来见过爷和夫人。”

身后跟着的人统统跪下,山呼见礼,苏青寒眼皮子跳跳,实在不习惯这种场面。忽然间,手心被塞进一包鼓鼓囊囊的东西,是银子。

苏青寒明白了,这是要打赏。苏青寒往他们手里各分了些碎银子,剩下的全部塞进管家手里,又是一阵山呼叩谢。

等他们都退下,苏青寒好端端在椅子上坐着,穆月始忽然站起来,勾起他下巴,清澈如墨潭的双眼满含笑意,直勾勾看着他,“为夫的娘子真是聪明。”

苏青寒被他看得不自然,想别过头,却发现动不了,下巴还被人家捏着呢,穆月始越靠越近,炙热的呼吸轻轻在他脸上浮动,厅堂的蜡烛倒映出他们重叠的影子,一个高大的黑衣男子笼罩住白衣人,苏青寒一瞬间惊慌起来。

他们成婚多是无奈,亲密行为却不是没有过,虽然苏青寒不适应,但穆月始要,他还是给的,只是从来不做到最后罢了。

“月,月儿,现今还在厅堂。”苏青寒从喉间逼出这句话,穆月始才不管这些,单手把人搂进怀里,吻住他朝思暮想,令他心神浮动的人的唇。

苏青寒最后一点声音消失,耳边全是羞·人的水·声,欲哭无泪,要知道没过来这边他可是大直男啊,虽然还是一朵牡丹,但谁都不能阻挡他对妹纸的喜爱!

谁知道,过来居然会变成这样子,要是知道穿越密码,一定像躲狗·屎一样躲着他。

苏青寒被亲得神志昏迷,不知今夕是何年,连被人抱着回房都不知道,大脑一阵一阵空白。

穆月始身材高大健壮,抱着苏青寒丝毫不费力,脚步飞快往房里跑。

苏青寒对欲望很低,甚至于没有,穆月始这种级别在他眼中算得上色·狼了。

穆月始夹带着人回到房里,他带苏青寒回的是他的院子,没去苏青寒那里,侍女看见这模样啥也不说,熄灯关门,只留了寝室一盏昏暗烛火,这种情况下看着暧昧不已。

第二天清晨,苏青寒在穆月始怀中醒来,天刚露出一丝天光,借着昏暗光线他看到了穆月始,两人只着中衣搂在一起。他们本是夫妻,这样应该的,却又不知道哪里怪怪的无法言语。

算了,反正他也想不明白,就这样得过且过吧,他作为程序员一颗聪明的大脑已经被安逸的种田生活锈化,就这样过着吧,反正都是一辈子。

苏青寒又睡了过去,穆月始却睁开眼睛,一双黑眸泛着冷光,牢牢锁定苏青寒,把他抱得更紧,两人紧紧贴在一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