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状元家的小夫郎 > 第4章 仓促的婚礼

我的书架

第4章 仓促的婚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青寒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穿越,按照穿越小说描述,都得经历一些极端事情,比如车祸触电啥的,但他什么都没有,一觉醒来被人包围着叽叽喳喳议论。

苏青寒睁大眼睛,看着自己一身破烂以及面前全是穿着粗布麻衣的古人,他傻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孩子,你从哪里来?为什么会晕倒在我们村门口。”许久,一位大娘站出来问他。

苏青寒支支吾吾,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不知道,我一觉醒来就在这里了。”

村民们互看一眼,附近山贼多,怕不是哪家孩子被山贼拐走又被扔了?大家同情的看着他,最终一合计,让他先住在苏大娘家吧。

就这样,苏青寒住到了苏大娘家,平时就帮忙照看她的小孙子和帮忙下地做一些轻松的活儿。

他所身处的朝代,根据特征他对不上历史任何一个朝代。这里什么都有,既有辣椒,也有葱姜蒜,即便苏青寒历史再差,他也知道这些都不是古代该有的东西。

在苏大娘家住了一年多,他看起来应当是有十四五岁,可以出去独居了。村里人帮他盖了一间泥屋,虽然简陋,好歹也算一个容身之处。

苏青寒第一次来到这,感受到的全是满满温情。他对村庄每一处都心怀感激,以及淳朴善良的人们,他也使劲回忆现代的细节,争取帮他们改善生活。

如果不是那一天,苏青寒觉得自己会日复一日过着这种平淡温馨的日子。

他在月上树梢回村时捡到了一个昏迷的男孩。

那天晚上,月亮格外明亮,晃眼得像一面镜子折射太阳的光芒。苏青寒刚从田地收了青蛙笼子回来。这个时代青蛙特别多,不用担心灭绝,也没有寄生虫。

牛蛙爱好者脑子活络起来了,他不仅自己抓,还带动村民一起抓,刚开始大家都不敢吃,在他带领下才品尝到了青蛙的美味。

他提着青蛙笼回去,在家门口看见一个昏迷重伤的男孩。他家靠后山,有可能是从山上滚下来的,他二话没话说把人抱进去,请了大夫来治疗。

男孩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姓穆,又是在月亮下遇见他,苏青寒便给他取名月始。

穆月始,一个好听的名字,男孩欣然接受了。以后无论去哪儿都粘着他,就像雏鸟恋着母鸟。苏青寒托人打听他的来历,却没有任何消息,只能先当个弟弟养着,穆月始一声哥哥,哥哥也喊得高兴。

穆月始是汉子,恢复过来长得飞快。苏青寒不知道他多少岁,但是根据同龄推断,穆月始应当是比他还要大一些的,可能他14,穆月始16

两兄弟在一起两年,安安静静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不知不觉中,苏青寒迎来了他的“人生大事”,嫁人。他是小哥儿,脖颈子后有一颗鲜艳朱砂痣,暗示他可以生子。

苏青寒人傻了,原以为只是颗普普通通的痣,居然是孕痣?!做了二十几年直男,忽然要嫁给一个男人,还要生孩子!

他一个晴空霹雳,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然而,在这个时代,他没有选择的权利。

如果16岁还没有婚配的小哥儿,将会由政府统一婚配。分配方式也十分简单粗暴,看看排到哪个单身汉,就指给他。正巧配给苏青寒的是当地一个吃喝嫖赌无恶不作的地主儿子。

地主儿子知道了上门就要拿人,看到苏青寒的美貌更是要强硬带他走,被穆月始揍得满头包,跑了。

苏青寒泥屋里,点了一盏灯,明明灭灭众人围坐一桌,村长,苏大娘和其他人讨论该怎么办,如何躲过这一劫,却始终想不到好办法。

苏青寒重重一叹气,拍拍衣服站起来,“我离开这里吧,我离开,他们就找不到我了,也不会为难大家。”

苏大娘红着眼眶把他按回椅子上,“说什么呢,你是大娘半个儿子,我怎么能就这样让你走。”

“那也没办法,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其实,苏青寒也舍不得这里。

穆月始在门外站了许久,听到他们的话,心跳快得要跳出胸腔,鼓起勇气推开门走进去,说了一句满堂震惊的话。

“我娶哥哥吧。”

屋里人被他震惊了,苏青寒更是满脸通红,结结巴巴不知说什么。其实,不用想,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

他们办了简单婚礼算成亲了。新婚之夜,两人一身红衣局促坐在床上,谁也不知道说什么。其实他们平时也睡在一起,因为只有一张床,但今晚,同睡在一起的意义却变了。

苏青寒为难的看着他,抱歉道:“委屈你了。”

穆月始摇头,“不委屈,只要能救哥哥就好。”只有他知道,他心里乐开花了。

“等你遇到喜欢的人,我们就合离。”苏青寒郑重许诺,不想耽误他一辈子。

穆月始不能表露内心,只能木讷点头,在心中悄悄回应,我们永远没有合离的机会,因为我喜欢的人就是你。

苏青寒醒来,身边穆月始的位置冰凉一片,应当是上朝去了。揉揉眼睛利索起床,桌上放了一盆温水,他正好洗漱。

“我估摸着夫人差不多这个时候醒来的,果然是。”屏风外传来小梅轻快的声音,小丫头穿了一件红衣,像她的名字一样。

苏青寒不习惯别人伺候洗漱,吩咐小梅不用伺候后他一个人效率更快了。

“夫人今天穿哪件呢?”小梅又拿出了几件衣服。

“那件浅绿的吧。”

换上衣服,苏青寒在镜前一照,极为合适。穆月始帮他置办这些衣服应当是花了大功夫,每一件不仅颜色合适,款式,大小,也十分合适。

“夫人真是好看,难怪大人那么喜欢夫人!”小梅捧着脸发花痴,看着苏青寒衷心感叹。

“有吗?”他摸着自己的脸,看来看去也十分平平无奇罢了。

“爷的书房和寝室都挂了一副夫人的画像呢,平时我们连碰都不能碰一下的。”

苏青寒偷偷红了脸,这家伙是想干什么!小梅捂嘴偷笑跑开,扔下一句早餐已经做好了,夫人快来。

苏青寒摇头,真是顽皮,收拾好了去吃早餐,早餐也丰富得令他怀疑人生。

“夫人快吃吧,都是大人吩咐的,以后捡着夫人爱吃的几样做。”

苏青寒只好一边告罪浪费粮食了一边吃,真是有够铺张浪费的。旁边伺候的也只有小梅一个,穆月始和他都不是喜欢排场的人,府里没有多少仆人丫头伺候,指给他的丫头也只有小梅一人。

果然,还是穆月始最了解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