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状元家的小夫郎 > 第5章 忠义伯二公子

我的书架

第5章 忠义伯二公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吃完早餐,苏青寒悲催发现自己没事干了,坐在椅子上发呆,小梅也尴尬得很,“额,夫人要不要看看书?”

苏青寒拒绝,他本来就是理科生,看了书头晕眼花。以前他每一天都忙得不行,每天吃完早餐要去水田收鱼篓,再去除草,中午回家吃饭,下午太阳下山再去施肥,吃了晚餐去收青蛙笼。

快要十一月了,他一直惦记的葱蒜还没种,还有莴笋和大白菜,是哦!他还有这么多活没干,怎么能闲着,既然不在村里,但是在这里他也是可以种菜的。

苏青寒在自己小院里里外外转了一圈,选定了一块草地,其他地方都种了花,不太方便。

“小梅,府里有农具吗?”苏青寒问。

小梅不明白他要农具干什么,呆呆回答:“有的,府里有一些。”

“太好了,帮我拿过来吧,我要把这块地开了种小葱!”

苏青寒看着那块平整的草地兴致勃勃,按照这个青草长势,这个泥土颜色,一定能种出很好的大葱,就是大蒜要另外找块地,蒜喜欢土质酥松的土壤。

小梅结结巴巴:“夫,夫人,您要锄地?”

苏青寒没觉得有任何问题,“是啊,不行吗?”

小梅想起了大人吩咐的夫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铲一块地而已,爷应该不会生气的。

“也不是,奴婢这就给您拿来。”

农具握到手上,苏青寒感觉他们仿佛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好友,挥舞着锄头更加有力了。

半个时辰,苏青寒开垦出三垄地,收拾得妥妥帖帖,倍有成就感,开垦完他发现自己没有葱苗,这可坏了。

“小梅,厨房有葱苗吗?”

“没有啊夫人,每天的食材都是定量送来的,不会有额外的,不如我们出去买吧。”

苏青寒想想也是,他不仅要种葱,还有蒜姜韭菜白菜,多买些也好。

“嗯,那你带我出去逛逛吧,我不认路。”

“得嘞!小梅保证带夫人买到最好的种子!”小孩子贪玩,笑得圆圆的脸都挤出两个酒窝来。

打扮整齐苏青寒带着小梅出门了。这是他第一次看京城的街道,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壮阔的景象,和他在村庄时所见大不相同。

村里头村民想购物要等赶集,约定一个地方,附近村庄的商贩或者人家会把自家多余农作物或者商品带到集会上卖。

如果要买布料,盐和农具这些便要去到镇上,去镇上的路要走一个时辰,很是遥远。苏青寒走了这么些年,始终无法相信他居然能走那么远,果然人的潜能是无限的。

京城布局很大很宽,两辆马车同行都没问题。街边商贩店家严格按照规定摆摊卖货,鳞节栉比,俨然整齐,居然是比现代还要规范。

苏青寒大为惊叹,耳边全是叫卖吆喝声,令人体会到盛世繁华的气象。

“夫人,买种子要去西街呢,那边农产品比较多。”

苏青寒点头,两人往那边去,一路走苏青寒眼睛都没从那些店铺下来过。忽然间,他看到一个摊贩卖一种奇怪的点心,忍不住凑过去看。

摆摊的是个老人,看见有客人热情招呼,“公子看看这桃花冻,可是我们京城特产,甘甜美味,吃起来香而不腻,好极了。”

桃花冻很漂亮,做成桃花形状,粉白剔透,中心还有一朵深粉色桃花,仿佛果冻般微微颤抖。

“啊,大人也喜欢吃这桃花冻呢,以前叫我们常买。”小梅说道。

“那我们买一些吧。”穆月始居然会喜欢这玩意,他想不到,以前做个双皮奶给他吃都拒绝,说太甜了。

苏青寒去到西边市场,更是大开眼界。这里不仅有蔬菜水果还有乳畜,一边划为菜市场,另一边划作农贸产品交易场,在这里可以找到品种最齐全,价格最优惠的产品。

古代文明在苏青寒心中又biubiubiu上升了n个等级,看他好奇的样子小梅也不催,笑嘻嘻陪他逛。

逛到中午,苏青寒饿了。“夫人我们在外边吃吧,京城最大的酒楼月中阁您可得好好尝一尝,好多好吃的呢。”

苏青寒笑:“你这小丫头懂得倒多,你吃过?”

小梅脸红:“奴婢没吃过,不过大人平时去会打包些剩菜回来给我们。”

打包剩菜,他居然还记得啊···

“状元大人都已经尝过,本状元夫人肯定也要去吃一顿才行。”

“是的夫人!”主仆两又开开心心去了月中阁。

穆月始上完朝去刑部点了卯,再处理些文案,不知不觉到午饭时间了。大多数官员会选择回家吃,或者让侍卫从家中带来。

有亲亲哥哥在,几乎是一干完活穆月始撒腿就跑了,同僚面面相觑,不知穆大人这几天下班怎么如此积极。

“宋记事你这就不懂了吧,穆大人乡下夫人进京了,当然赶着回家陪夫人,全京城都知道了,就你不知。”

宋记事拍拍脑袋,摇头叹息:“年纪大了,脑子不行咯。不过穆大人对这糟糠之妻也甚是看重啊。”

“可不是,公主都拒绝,到手荣华都推了,真叫人敬佩,只怕是我等也做不到,难怪圣上对穆大人多加赞赏,后生可畏啊。”

穆月始骑马在路上哒哒前行,一早上没看见哥哥,不知道在干什么,今天给他准备的早餐有好好吃吗?

他骑到月中阁下,忽然二楼倚栏扔下一粒小瓜子砸在他的马上,他抬头看去,看见一男子冲他挤眉弄眼示意。

穆月始下了马,往月中阁走。店小二热情招呼他,帮他把马拉去拴了喂草料。

穆月始走到二楼,看见那个扔他瓜子的人,穆月始向来不苟言笑的脸更冷了几分,走过去。

“微臣见过忠义伯二公子,不知道二公子唤微臣来有何要事?”

忠义伯二公子名唤宋庆阳,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平时只会喝花酒和玩乐,忽然间叫他来,只怕不会是那么简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