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状元家的小夫郎 > 第9章 开水白菜

我的书架

第9章 开水白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本公主今日来想看看父皇赐下的牡丹,牡丹贵为百花之王,却只在春天绽放,父皇便命人培育了四季皆开的牡丹。”三公主顾自说,脚步轻移走进府中,苏青寒等人只能跟在身后听她说着。

苏青寒心里却想,要是让她看到那些半死不活的牡丹该如何是好,虽然没有死全,但是看着实在抱歉,万一她借这机会大发雷霆···

杀人只是找个借口的事情而已。

“本宫好像记得,牡丹园是在你的院子里对吧?”三公主豁然回头,犀利的眼神直勾勾盯着他,仿佛想把看穿一般。

“回禀公主殿下,牡丹因为面临着一些危险,所以草民让夫,夫君暂时先挪到花园去了,公主想看可去花园。”苏青寒真心诚意建议。

三公主当然知道搬去花园的原因,不过,“圣上御赐的名花,你想挪就挪?!可有禀告皇上,可有圣旨?!”三公主咄咄逼人地发问。

苏青寒麻利跪下谢罪,“启禀公主殿下,当时乃是有一只小野鸭溜进来草民院子,草民为了保护皇上御赐的牡丹才忍痛把它迁移,实是无奈之举。”

好你个苏青寒,居然敢撒谎骗本宫,明明就是你想种大蒜,编什么劳什子野鸭骗本宫,真是当本宫傻子!

“野鸭何在?如果本宫看不到野鸭便要治你一个欺君之罪!”三公主声色俱厉瞪着苏青寒,她今天来就是要下马威的,自然是越凶越好。

“为了保护牡丹草民已经把鸭子炖汤喝了···”等三公主刚要发难,苏青寒忽然截断她:“虽然牡丹没了,但是草民可以还公主别样的牡丹。”

“好你个苏青寒,本宫倒要看看你能还本宫什么样的牡丹!”

“那便请公主现在偏殿稍作等待,草民去去就回。”

三公主冷哼一声,等着一会儿无论他拿什么出来她都要好好驳骂他一顿。

“夫人!你要拿什么应付三公主,万一她生气杀了我们怎么办!”小梅急得在厨房转来转去,一双眼睛含泪,眼看着就快要哭出来。

苏青寒不仅不慢回忆着那道名菜的做法,虽然他是第一次做,但是胆大的猴子撑死象,只要他敢做,就没有什么好怕的。

“你去厨房给我拿红白两色萝卜,火腿丝,老母鸡···”苏青寒报了一大串菜名。

小梅疑惑,“夫人,公主要牡丹,你要老母鸡牛筒骨有什么用?”

“有这些就能给她做一朵牡丹出来了。”苏青寒使劲回忆,他要做的就是那道名菜,开水白菜,忽悠忽悠这些古人应该没问题。

幸好他在现代闲暇之余很喜欢看做菜类视频,对那些做法也算是熟记几分,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用整只鸡吊高汤,加入牛骨猪骨,枸杞当归等料放入锅中熬煮,去除血沫,反复过滤,直到得到澄澈干净的高汤,用红萝卜雕刻牡丹花,幸好他以前的手工课最好的就是雕刻,雕出漂亮的牡丹花瓣和白菜过水去生,摆盘。

这道菜工序很多,很耗时间,三公主茶都喝饱了也没见他个人影,她居然还在这里傻傻等,正想勃然大怒,给他点厉害看看,苏青寒端着一个白瓷盘出现了,身后跟着小梅提着一个水壶。

“苏公子真是好大的本事,居然让本宫一顿好等,你说的花呢?!快拿出来,要是敢戏耍本宫,非得给你点颜色看看!”三公主十分生气!

“公主莫急,你看看这个。”苏青寒把白瓷盘放下,掀开盖子,呈现出一朵粉白交加十分漂亮的牡丹,中间围簇着白菜做成的花苞,看着可人极了。

三公主也看愣了,毕竟她没见过萝卜雕的牡丹,“这是什么东西?”

“公主请看。”

苏青寒从小梅手中接过水壶,壶嘴高汤倾泻而下,白菜花蕊缓缓打开,露出里面蛋丝做成的花蕊。

“请公主品尝。”苏青寒给她一套餐具。

三公主将信将疑夹了一片白菜,入口鲜甜,不单是白菜的味道,口感层次很丰富,无法形容的妙极,她又看了一眼澄澈的汤,微微迟疑,还是用勺子舀起送入口中,更是妙不可言,是她从来没有品尝过的美味!

“公主对这朵牡丹还满意吗?”苏青寒微笑问她,华芳看着他的笑容只觉得他是故意的!

不知不觉被她吃完了,华芳脸皮再厚也说不出不满意,冷硬说道:“淡口了些,本宫喜欢重口味食物!”

她带着满腔怒气来,此刻已经消耗一空,等回过神来竟又懊悔自己为什么这么冲动,和一个乡巴佬斤斤计较,实在有损她公主形象,要是被父皇知道,准得骂她。

华芳冷硬哼一声甩下苏青寒,又带着他那些人回去了,三公主来得容易,让他忙活了一下午,等后知后觉才发现,他后背衣衫已湿透。

“夫人,回去换身衣服吧。”小梅也松了口气,圆脸依旧苍白,幸好这次三公主没有生气。

苏青寒却一早就知道三公主顶多只能罚他们站站,或者跪跪,晒晒太阳之类的,毕竟他们和她男宠,宫女的性质不一样,若是殴打他们,只怕传出去也不好听。

晚上穆月始回府才知晓三公主来了,吓得他一溜烟跑去苏青寒院子,这个疯女人来干什么!哥哥可千万别有事!

等他看到苏青寒安安稳稳坐在椅子上等他回来吃饭时松了一口气,心里又暖暖的,揽住他肩膀在他额头吧唧了一口。

“哥哥,管家说公主今天下午来了,你没事吧?”穆月始坐下来。

“能有什么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苏青寒笑着安慰他。

你恐怕是不知道那个女人的手段,不过他没把这句话说出口。“没事就好,我去警告她以后别来烦你。”

“大人您不知道,今天下午多凶险,公主刚开始看着夫人的眼神像是要杀了他一样,幸亏夫人聪明,化险为夷了。”小梅多嘴说了几句。

穆月始好奇问道:“哦?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一道菜,公主吃了开心就回去了。”

“那可不是简单的菜,我看着复杂得很,月中阁都做不出来,最后那汤居然一点杂质都没有,一浇上去那白菜就开了。我在旁边闻着口水都忍不住。”

“哥哥还会做这样的菜?”穆月始懊恼看他,哥哥居然做菜给别人吃,还是他没吃过的,过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