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状元家的小夫郎 > 第10章 您是初一我是十五

我的书架

第10章 您是初一我是十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青寒一看他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过段时间给你做个不一样的。”

穆月始高兴了,眼睛亮晶晶,假装矜持咳嗽两声:“那我要和那个公主不一样的。”

“行,要什么都给你做。”苏青寒看着穆月始,仿佛自己养了一个儿子,这小子撒娇起来溜得一批。

两人很是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早上穆月始起了去上朝,苏青寒种菜喂鱼养鸭,中午苏青寒做好饭托人送给他,晚上再回来一起吃饭睡觉。

自从苏青寒来了,穆月始很少回到自己院子,几乎都在苏青寒屋子里睡了,两个人也偶尔到穆月始院子里过夜,只是一直都谨守礼仪,没有越过那条界。

外界的人也知晓了穆月始的那个“乡下夫人”的各种奇葩事情,挖了皇上御赐的牡丹种大蒜,天天还不闲不下来,在自己院子里种菜养鸡养鸭,府里臭气熏天。

穆状元不但不怪罪,反而还亲手帮他除草杀虫。想当初穆状元一身红衣骑在高头大马上游京一圈,多少人为他俊逸的身姿,无双的容貌迷醉,多少闺阁女子把他奉为梦中情人。

谁知道他不仅拒绝了高门贵女还拒绝了尊贵的公主,只宠爱他那个喜欢种菜下地的夫人,外人都好奇极了,这倒是怎么样的人,能让穆状元如此死心塌地?!

“臣妾见过夫人。”苏青寒正在给小葱除草,莫柳身姿婀娜来了,见了苏青寒盈盈下拜。

“是柳妹妹,有什么事情吗?”苏青寒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好久没见过她们三个,导致他都忘了她们。

“这,这些话不太方便,夫人我们进去说吧。”莫柳红了脸,十分羞涩的模样。

苏青寒抹了一把汗,不明白他们之间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事情,“你先去正厅等我,我去换身衣裳就来。”

“是,夫人。”

莫柳在厅堂坐了一会儿,苏青寒到了,他换了一身米白色衣袍,头发简单梳理过,看着令人十分舒服。穆月始给他做了些他种菜下地专门穿的衣服,换洗起来方便极了。

“柳妹妹有什么事情吗?”苏青寒端起手边茶水喝了一口。

“这······”莫柳还没说话,脸先开始红上了,“夫人,我说这句话您也别觉得我们是来争宠,只是按照规矩,初一到十五,这十五天爷都应该宿在您这边,剩下的十五天就是我们姐妹各五天,但是这一个月来···”

“别说各五天了,我们连爷的面都没见着,怪想他的···”莫柳说。

原本她们姐妹三个还想耍耍心机,把这个夫人斗下去,换她们来当夫人,结果那天爷一通警告让她们不敢再动心思。

穆月始表面冷,心更冷,若是触他逆鳞,打死都算是轻的,否则怎么能仅两年就爬上刑部侍郎位置。他只有苏青寒一个亲人,他只在乎苏青寒,要是有人敢动苏青寒,乱葬岗都找不着坟头。

这把苏青寒问住了,他确实没想到这个问题,穆月始这一个月来都是和他在一起,那几个小妾他都忘到脑后了。想想穆月始一个正值年轻气盛的岁数,也有自己的欲望,他不愿意给他,如果别人可以倒也是好的,总不能憋坏身体了。

他自己可能因为他小哥体质的原因,欲望并不怎么重,如果穆月始不逗他,他压根想不起来有这回事。

“行,我今晚和月儿说一下。”苏青寒点头应承。

莫柳欣喜若狂,千恩万谢,笑得灿烂极了,“谢谢夫人,夫人您真是好人!”

像他们这种宫女在宫里孤独一人,现在出来了,自然想要有个孩子傍身,要是有了孩子,说不定爷会多看她们几眼,毕竟没有男人会不喜欢自己的孩子。

“谢什么,都是应该的。”苏青寒淡笑回应,但是心里却感觉有点不对劲,总有一种别扭在里面,他不理解,想了许久,觉得这就是知道孩子交了女朋友,不再属于他一个人了的惆怅吧。

这番比喻倒是对头,他摇头叹气,衣服换了也不打算下地忙活,找小梅搬来一架躺椅,躺在大门处纳凉,手边一碗茶,一碟瓜果。

古代的秋天较现代更为明澈,天空十分高远,没有一丝杂云,望不见太阳的影子,阳光却晃眼,清风吹动摇曳的红叶,仿佛直入吹入他心扉,清爽宜人。一瞬间他感受到,浮世清欢大抵就是这样吧。

不知不觉他就这样睡着了,小梅把他叫醒,“夫人,天昏了,要起来了,当心晚上睡不着。”

苏青寒揉揉眼睛,“什么时辰了?”

“未时啦,日头都要下山喽。”

苏青寒抬头看,天还是明晃晃的亮,顶多太阳柔和了些,算了,该准备晚餐了。

“今日厨房有什么食材?”

说起这个小梅就来劲了,夫人的手艺简直太好了,比月中阁大厨都要好上许多,每次夫人叫她们试菜的时候都是他们最开心的时候,有时候甚至祈祷大人千万给他们留一点,但穆月始偏不,干净得盘子都不用他们洗。

“夫人!今天厨房有虾呢!还有黄鱼,嫩豆腐,秋葵山药,奴婢听说现在是虾子最好的时候,个头大虾黄又多!”小梅说着说着,眼中吃货的光芒怎么都遮不住,就差直接把那四个字写在她脑门上。

苏青寒笑,从晾晒架上成串的大蒜辣椒揪下一把,“今晚做香辣豆腐虾吧,会有你们的份。”

小梅听了,双手合十噗通跪下,“谢夫人大恩!”

苏青寒更是哭笑不得,去厨房洗虾去虾线,刚开始他取虾线时吓了小梅一跳,直言这虾不干净了,苏青寒才知道,原来他们吃虾并不知道里面有虾线。

虽然吃了也没什么影响,但还是把他们挑出来味道更鲜美一些,而且苏青寒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直男强迫症,虾线,必须得去!

经过上一次,小梅已经可以熟练帮他挑虾线了,一边挑一边嘀咕,“夫人您真厉害,您怎么知道虾的肠子在这里?我敢打包票,整个京城只有您知道。”

苏青寒笑,“这只是一个小常识罢了。”

小梅不同意,“什么小常识,我就不知道,我打包票,大人也不知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