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状元家的小夫郎 > 第12章 我是你男人

我的书架

第12章 我是你男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月,月儿···你怎么了?”苏青寒醒过来,看见穆月始通红的脸,阴沉的眼神,浓烈的酒气刺激他的嗅觉,穆月始喝酒了。苏青寒惊讶,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喝醉的穆月始。

“你喝酒了?我去给你煮点醒酒茶。”苏青寒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却发现穆月始一动不动,他伸手推拒他的胸膛,纹丝不动,接着被紧紧攥住双手掀翻在床上。

穆月始沉重的身体压着他,令他动弹不得。他浑身酒气凑近他,连呼吸都是灼热得烫人。

“苏青寒,我问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总是跟在你身后的小屁孩?还是只是你捡回来的一个野孩子?”

穆月始语气沉痛,烈酒烧灼喉咙,声音沙哑低沉,一字一句砸在苏青寒身上把他砸蒙了,混杂着酒意令他面容痴狂,苏青寒怔怔被他抓着,忘了反抗这回事。

“我,我没有···”

“你有!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一个男人,我亲你,摸你的时候你只当我是一个胡闹的孩子纵容我,苏青寒,我是你男人,我要你的人你的心,如果你不给我,我不要你的施舍!”

穆月始从来没有说过那么多话,赤红着一双眼睛仿佛要吃了他,苏青寒心惊穆月始说中了他的心思,却下意识摇头,不知道怎么辩驳,只能不停摇头,“我没有···”

“你总是比我清楚的,你从来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苏青寒被他说蒙了,双眼发直看着他,穆月始摇摇晃晃起身,站在他床边看着他,漆黑的眼瞳在黑暗中泛着冷光,苏青寒在这一刻认为他已经不爱他了。

穆月始深深看了他几眼,摇摇晃晃走出去,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苏青寒许久才回过神来,发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穆月始的话像烙印一样印在他脑海,抹不去擦不掉。

直直到天亮,他都没有再睡着。小梅端热水进来看到他眼底一片鸦青,心疼的问:“夫人一晚都没睡吗?”

苏青寒什么都没说,长叹一声起身穿衣洗漱。小梅平时总是笑嘻嘻活力十足和他逗趣,现在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些主子间的问题。

“他,上朝去了吗?”

“嗯,天还没亮就出去了。”小梅小声说,不敢说大人出门时像是要杀人一样。

“冷静冷静也好,可能现在不太合适见面。”苏青寒摇头,打算没想清楚之前不会见穆月始。

穆月始整整一天都黑着脸,凶得好像谁欠他银子一样,哦不,比银子还严重。连带着整个刑部都严肃起来,不敢轻易说笑。

中午苏青寒托人送了饭菜来,穆月始居然拒绝了,宁愿啃馒头烧饼也不吃苏青寒做的饭菜。这件事可大发了,反射弧长如宋记事也察觉了穆月始不正常。

偷偷问旁边同僚,“穆侍郎今日是怎么了?像是要和谁打架一样,真吓人。”

同僚赞赏看他一眼,“宋记事,看来你眼睛还是清楚的,穆侍郎以往最开心的便是中午,因为他夫人会为他送饭来,今日他却拒绝了夫人的饭菜,只怕是两口子吵架了,你我外人不好插手。”

宋记事点点头,看着那边没有一个人愿意靠近的穆月始,“不应该啊,穆侍郎和夫人感情这么好,怎么会吵架呢?”

“你和夫人那么多年一次都没有吵过?小夫妻吵架难免的,只是感觉好像不是普通的吵架啊,你看穆大人,气得想打人。”

宋记事摇头,“实在看不清楚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回事,好好干活吧。”

穆月始一路憋着气等到晚上回家,一直坐到月亮都起来了苏青寒也没有叫他吃饭,气得直接不吃了洗完澡倒头就睡!

小梅看着心情也不好的苏青寒,为难极了,“夫人,你何必再和大人置气,你们两个都不开心啊!”

苏青寒也只是摇摇头叹气不说话。

今晚苏青寒没有心情做饭,状元府厨房难得认真做起了主子们的饭菜。

这一场冷战难得的持久,穆月始心痛得快死了,脚步数次停在苏青寒门前又收回来,强迫自己不去看他,心里却难受得万虫撕咬一般。

别说刑部的同僚,其他官员都看出穆月始不对劲了,但是哪里不对劲又不知道。

一天晚上,他骑马回府绕过一个弯道时,忽然对面屋檐上三支飞箭冲他直·射过来,得亏他武艺高强,一个俯身三支箭全部躲过,随后蒙面人见暗算不到他,转身逃了。

穆月始心下警惕,迅速观察四周,估量敌方情况,许久没有异样,应当是那个黑衣人只身前来。

有人想杀他,或者,想害他。穆月始在大脑搜索了一遍,没有找到头绪,他处理的案件太多了,有大有小,小至邻居土地纠纷,大至灭门惨案。

身居高位同时亦树敌无数,如今有人想害他,他却想不到是谁,也没有目标对象。这个位置与其说高官厚禄,不如说是烫手山芋,但穆月始无所畏惧。

回到府中,穆月始再次下意识走到苏青寒门前,复又想起来他们正在吵架。

唤来管家吩咐他,“和夫人说一声,让他这几天不要出门,或者外出记得带侍卫。”

朱大富跟了他三年,期间也遇到过大大小小的事情,自然明白,“是,小的遵命。”

朱大富一字不落告诉了苏青寒,苏青寒不知所以,朱大富又不肯多解释,说完就走了。

小梅倒是知道一些,“大人有危险了,担心盗贼会暗算我们,夫人,往后天黑还是不要出门了吧。”

苏青寒一震,为什么会有危险!整个人都不好了,霍的就想去找穆月始,小梅乐见其成。

穆月始在书房看书,苏青寒在外面敲门,穆月始不悦皱眉,“何事?”

“月儿,你有危险?是真的吗?”苏青寒的声音隔着门外传进来,他竟然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哥哥的声音了。

正待他想再敲门,门哗啦一声开了,穆月始一脸平静看着他,“这件事不用你操心,我自然会处理好,你好好待在府里,哪里也不要去,明白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