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状元家的小夫郎 > 第15章 小哥儿聚会

我的书架

第15章 小哥儿聚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青寒还不太清醒,神情恍惚不知道现今是什么时候,好像做了一场大梦,梦中现实梦境交错,分不清谁真谁假,耳边一直有人叫他哥哥,他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有了个弟弟。

“哥哥,你怎么样?”穆月始贴着他的额头,轻柔询问。

“没事,我好了,不用担心。”

穆月始愧疚说道:“哥哥,对不起,是我不该···”

苏青寒摇头,“无事,也是我不对,我辜负了你。”

说起这个他是真愧疚极了,穆月始捧着一片真心对待他,他拿着那片真心,既不知该收下还是还给他,一直优柔寡断,磋磨人。

他正想把话说开,穆月始却先他一步:“哥哥,我想明白了,我们之间便是我强求。我心悦于你,我愿意等你回应,不再强求,但我也不会将你让给别人,除非那人比我好,你对他比对我好。”

苏青寒无语,这孩子岂不是把话说绝了,他上哪儿找这种人去啊,转来转去,那人不就只有他了吗?

刑部官员发现他们同僚穆大人最近的心情又好了不少,天天满带微笑迎接工作,照常一下班人影就没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刑部是礼部呢。

不过穆大人心情好,同僚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刑部本就是高压部门,再加上穆月始这个压力源,他们可承受不起。

他们的关系又恢复如初了,穆月始恼恨自己太过心急,原本打算让哥哥一天比一天更多爱他一点,没想着却操之过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哥哥总会喜欢他的。

一天晚上,穆月始回家看见苏青寒在对着一张淡黄的纸片发呆。不由得走上前搂住他的腰,把脑袋埋入脖颈,低声问道:“怎么了?”

“今天有人给我寄来一张请柬,说邀请我参加京城的小哥儿聚会。”

苏青寒说着,把纸片递给他看,纠结到底该不该赴约,他一个人都不认识,去了只怕是要尴尬,如果不去,得罪了与人结怨,该如何是好?

穆月始打开看了,请柬用语客气,无辱人之意,去看看倒是可以。这个聚会他之前听同僚说过,小哥儿会就是一些京中达官贵人家每个月定个日子召集大家一起解解闷,逗逗乐子。

与会人员大部分是小哥儿,往后就变成小哥儿会了。

如果苏青寒想去,穆月始是大力支持的,苏青寒在这边没有朋友,他又每日在刑部,不能天天陪着他,如果能交一些朋友也是好,起码有个去处,不用天天和一个小丫头待在一块。

“哥哥想去吗?”穆月始把请柬放回桌子上,拉起他的手在他手背落下一吻。

苏青寒抽回手,“我不知道,如果不去,万一与人结怨多不好,去了我又怕尴尬。”

苏青寒把自己的担忧说出口,穆月始把他搂进怀里,“你想去便去,不想去就拒了,做你高兴的事情就好。”

苏青寒点头,“再想想吧,左右时间未到。”

“秋深夜重,天凉了哥哥记得穿好衣服,穿得如此单薄可还行?小梅也不知提醒你,我把她调其他地方去。”

穆月始捏紧苏青寒胳膊,捏到他的骨头。现今天气确实凉了,红叶落满地,只剩伶仃几片顽强傲立树梢,该添秋衣了。

“莫慌张,冷热我自知,何须怪罪别人。”

“改天我得请个假,带哥哥出去置办几套秋衣才行。”

穆月始牵着他的手回房,在他们身后一阵凉风落寞刮过,忽而又消失了。

想了两天,苏青寒决定应约,如果不出意外,他将要在这里度过一辈子,能认识几个相识的朋友自然好,否则一个人孤零零也没得趣。

那天上午,苏青寒穿衣打扮整齐,带着小梅去了请柬上写的地址,安国公府。

古代小哥儿地位并不高,甚至还排在女子之下。富贵人家是不会纳小哥儿为正妻,最大底线是平妻,大多是做妾。只有贫苦人家才会纳小哥为正妻。

因此世家大族的小哥儿们常常聚集在一起互相倾诉苦闷,宽慰内心。苏青寒是他们见过的第一个高官家正妻小哥儿,且大受皇上赞赏,加上他之前挖牡丹种大蒜的事迹遍布全京城,大家都想看看这倒是是怎样一个人。

安国公府很远,苏青寒坐了马车去,这是他第一次坐马车,新奇极了,忍不住东看看西看看。等走了十几分钟,他再也看不下去了,实在是太颠簸了······

安国公府离他们颇远,马车行了许久才到。这些皇亲国戚都住在靠近皇宫地段,方便皇帝随时传召。

这是苏青寒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识到所谓的豪宅是什么概念,他在现代也是家住四层小别墅的富二代,但和眼前这栋房子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

他感觉好像进了某个景点,安国公府起码有三个状元府大,处处金碧辉煌,雕梁画栋,侍女侍卫成群结队。递交了请帖后上了一抬轿子引他进去,行了十几分钟,苏青寒目瞪口呆,他看见了一座瀑布···

他也忍不住在心里喊我的妈耶,这到底得是多富啊!又走了十几分钟,终于到了。

小哥儿会举办地点在他家一座花园里,此时菊花还盛放着,满园五彩,看着实是热闹,仿佛鼻尖都挂着淡淡菊花香。

他行至园门前,里面已经有不少人了,大家都在嬉笑,不知在说些什么。苏青寒整理了衣服,打算神不知鬼不觉溜进去,然后坐在一个角落里一声不吱,顺利混完今天,毕竟,他是个社恐。

大家都玩得高兴,应当是没人注意到他,他走进去,结果刚进去,所有人都向他看过来,视线全部落在他身上。

苏青寒直呼救命,为什么全都在看着我!没等他尴尬多久,一个黄衣小哥儿主动向他走过来,“你就是苏青寒,苏小哥儿吧?”

苏青寒惊讶,“啊,啊?是的···请问您是?”

“我叫木叶楣,是忠义伯世子妾侍。”对方自我介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