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状元家的小夫郎 > 第22章 丢了一样东西

我的书架

第22章 丢了一样东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写完一版后顺畅了许多,他不知不觉写了两大张纸,写满了他的开店计划,从招工到装修,菜品到食材,选址和风水都写了个一清二楚。

苏青寒拿起来吹干墨迹,满意看了一遍,又增补修改了些东西,这才收起来,等穆月始回来给他看。

侍卫去送饭时,穆月始早等在那里,几乎没等他反应过来,穆月始一手抢走了饭菜消失得无影无踪。

心情颇好提着食盒回去,同僚齐刷刷盯着穆大人食盒,不知道今天侍郎夫人又给他做了什么好吃的,以往聚餐穆侍郎总是几筷子就不吃了,但现在他们亲眼见着装菜的盘子都溜光溜光。

同僚们满肚子酸水看着他满脸得意的模样,不知不觉被喂了几吨狗粮,午饭都吃不下了。

傍晚,穆月始晚归,苏青寒做好饭等他回来,穆月始美滋滋搂着苏青寒亲了几口才落座吃饭,一边吃一边夸,完全把食不言寝不语扔到脑后,愣是端着风度也没掉。

饭后,苏青寒把自己的计划拿给他看,穆月始看也不看,直接赞同,“哥哥要多少钱,不够我借也要借给你。”

“不急,还要和慕云好好商量一番才行。”

苏青寒高兴极了,笑得露出洁白的牙,看着他开怀的笑容,穆月始也高兴,只是这个段慕云碍眼,天天缠着他哥哥,要不他也是小哥儿,他才不会允许他靠哥哥那么近。

第二天苏青寒去找了段慕云,晋国公府和安国公府不相伯仲,同样的富丽堂皇却又有不同的格局布置,明里暗里比心机。苏青寒递了拜帖,又坐了一趟漫长的轿子。

左拐右拐终于到了,坐得他都快要睡着了。来到段慕云院子前,早有侍女在等他,引了他过去,一路上奇花异草,争奇斗艳,看得他眼睛都挪不开,光是那个花园,苏青寒都怀疑有自己院子那么大。

他步至园门前,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男人从里面出来,侍女行礼:“见过世子。”

难道他是段慕云丈夫?苏青寒冲他一拱手算是见过,男人上下看他一眼,点头回应,从他身边走过,估计是又在段慕云处吃瘪了。

“青寒,快进来。”段慕云在待客花厅等他,一见着他便展露笑颜,灿烂得不得了,两人互相拱手见礼,段慕云便拉着苏青寒坐下商谈酒楼事宜。

苏青寒拿出自己昨天写的“策划案”,摊开在汉白玉石桌上,和他共同探讨,“我按照大概思路写了一些,不知合不合适,慕云比我熟悉京城,不如帮我参考参考?”

“当然可以。”段慕云拿起仔细看,苏青寒在一边观察他的反应。

细细看了一遍下来,几乎没有漏洞,只是在用人方面有些小差错,其他皆无可挑剔。“青寒深谋远虑,边边角角都想到了,只是其中一些我还有疑点,不知道青寒能不能为我解答一二?”

苏青寒回道:“当然可以。”

“此处,不知道青寒所指的雇佣是什么意思?还有这里,核心竞争力是何物?六···(p)又是何物?”

“哦哦,这个,核心竞争力便是我们酒楼区别于其他家的东西,比如月中阁服务做得好,我们便要从其他方面取得胜利,区别于月中楼的优势,比如价格,食材,菜品等,6p···”

苏青寒挠头,6p这个估计给他解释不清,害,简单粗暴解释就是做生意的东西,段慕云听得半懂不懂,倒是没有缠着他问,等到以后就晓得了。

又是一番讨论,苏青寒发现他们没有雇佣制度,店小二一般都是主家奴仆直接挪过来,但苏青寒家中就几个佣人,压根不够,这个雇佣他是必须要用的。

段慕云听他说完雇佣的好处大为赞赏,“此法妙极,既可以招收到优质工人,提高工人积极性,又能保证工人权益,可以得到工钱又不用卖身。”

“青寒,我自愧不如,若你是男儿定是国之栋梁啊!”段慕云双眼褶褶生辉,看得苏青寒心虚极了,他又不能直接和他说这是老外提出的。

苏青寒只是一个码农,对于这些商业的东西并不擅长,大学多选修了几门经济课程罢了,具体还是要段慕云这个土著帮他把把关才行。

两人又天南海北,家长里短,从下午聊到黄昏,直到苏青寒要回去了段慕云还不想放人,依依不舍让他常来。苏青寒一边应着一边惊讶段慕云对政·治经·济民·生的热心程度。

根据上次的小哥儿会,他大致了解到小哥儿和古代女子差不多,簪花带帽,锦衣华服,聊的话题也是离不开丈夫和孩子,再不就关注一下京城中的八卦动向,像段慕云这般热心诗文政·治实是少见,他哥段慕雪都没这般。

苏青寒把自己的疑惑问出口,段慕云叹气:“哎,我自生来顽皮爱闹,不愿拘束于宫墙之内,虽无法摆脱小哥儿身份束缚,但仍有胸怀抱负,经过此次事情,我更是明白了,想要摆脱命运必须依靠自己,小哥儿不能科举,是以我决定经商!开创我的一番事业!”

苏青寒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这,这,翻版武则天,花木兰?虽然他没这种抱负,但对于这种人他是敬佩的,一如诗文中壮志难酬,仍百折不挠的仁人志士。

两个人豪气干天,又喝了一碗,茶···

苏青寒回到家里仍然浑身热血,这他·妈不比博人传燃?!他现在恨不得搞条船出去航海!

他进门,管家告诉他大人回来了,苏青寒奇怪,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早?

步至书房找他,看见穆月始对着窗户看一本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他敲敲门,走过去,“月儿,怎么今天这么早回来?”

“明日休沐,便回来了早些,哥哥今天去哪玩了?”穆月始放下奏折问他。

休沐,应该是放假的意思吧,这么多天才放一天假,看来当官也挺社畜的。

苏青寒回答:“段公子府上,酒楼一事要与他相商,看什么呢?见你有些烦恼。”

“无事,哥哥不用担心我。”

“又来了,有什么事情都瞒着我,我不喜。”苏青寒直接装出不高兴的样子。

急得穆月始去拉他的手,“我告诉你便是了,圣上托我调查尚大人贪污受贿一案,原本快要结案了,临时查账却发现少了一样珍贵的夜明珠,现在案子又搁下了,尚大人早已处决,逼问家眷也无果,不知何处寻这夜明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