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状元家的小夫郎 > 第23章 两支空白签

我的书架

第23章 两支空白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无异于大海捞针了,苏青寒想。一颗不知去向的小小夜明珠,该去哪里找?

“哥哥,别担心,我会想办法的。”穆月始轻轻拉了他的手,不想让他为他担心。

苏青寒点头,心里却记下了这件事。

“哥哥,明日休沐,我们去郊外好不好?”苏青寒来京城这么久,他忙于公务,都没带他好好出去玩过,更没有好好陪过他,穆月始心里内疚。

苏青寒笑着拍开他的手,“我又不是小孩子天天要人陪,你去忙你的就好了。”

穆月始暗地叹气,他多么希望哥哥能黏人一点,“明日我们去郊外好不好?”

和那双带着祈求的黑眸对视,苏青寒怎么忍心说出一个“不”字,当然是好啦!

这是和穆月始第一次在京城玩,感觉还是蛮新奇的,然而穆月始对京城景色也是一窍不通,所以还是得咨询下管家和小梅比较好。

“当然是去挽枫山啦!”小梅激动得快要跳起来。“秋天的挽枫山是整个京城最美的地方,许多皇家贵族都会去,满山都是红色枫叶,别提多美了,以前就想让夫人去一趟的,现在大人带着夫人一起去,可别提多美了!”

小梅双手捧脸双眼亮晶晶,已经想象到夫人和大人携手在枫叶下漫步的美景了,真是只羡鸳鸯不羡仙啊。

苏青寒敲了一把她的脑壳,笑道:“天天就会胡乱脑补,干活也不勤快点?”

“夫人可冤枉我,哪天我不是忙里忙外的,夫人去吧去吧去吧!”小梅祈求看着他。

“好好好,去。”苏青寒无奈,反正他也不知道还有哪里好去。

穆月始听到他说要去挽枫山,表情一怔,黑眸有丝动摇,“哥哥要去挽枫山?”

“是啊,不好吗?”苏青寒看他。

“好,当然好,那里好极了。”

苏青寒:“???”挽枫山到底有什么特殊?

明日两人坐马车去了,赶不上午膳便带了食物野餐,身后还跟着一个小梅,小梅像秋游的小学生,激动得左看右看。

挽枫山位于皇郊南部,向阳,景色风光十分好,花草繁茂,是不少文人游客的好去处。传说这里是开国皇帝的围猎场,后来打开栅栏供百姓游玩,因着这个传说,挽枫山一年四季游客络绎不绝。

苏青寒站在山脚下仰望挽枫山,一眼望不到顶,占地十分广阔,难怪有资格做皇帝围猎战场,也不是没有道理。

山上枫树全部红透,此刻已不是它最鲜艳时候,但入目漫山红仍令人心醉,在枫树枝干衬托下更显别致。山中不仅枫树,还有许多植物,红的绿的粉的在漫山红中格外亮眼。

这应该是冬天来临前最后一次感受秋意的温柔,连秋风都是干爽的,吹动苏青寒的长发,看得穆月始心动。

他总是这般,冷静淡然,无波无澜,好像没有什么能撩动他心弦,也没有什么困难能让他皱眉低眼,他总是神情平静面对遭遇的一切。

农耕生活几乎不能用艰苦形容,烈日暴晒,虫灾水害,太多因素影响作物收成,付出极大心血仍要面临颗粒无收。每收获一季水稻,脚底水泡好了又生,被烈日晒到脱皮,晚上甚至还要守着水田,但苏青寒从未喊过苦,无形之中也影响了记忆一片空白的穆月始。

他悄悄握紧了苏青寒的手,穆月始心中五味杂陈。“怎么了?”苏青寒回头问他。

“无事,走吧,山上有一座挽枫寺,可祈求平安,哥哥我们可以顺路过去看看。”

“好啊,也许久没有拜过菩萨了。”

两人执手攀登,挽枫山沿山道修建了青石板砖,一块一块镶嵌在泥土中,看着有几分别致,苏青寒盯着石砖看了许久,一阶一阶对着脚印踩,踩着,居然有些童趣。

穆月始偷偷看他,被他可爱得不行,直冒粉红泡泡。

挽枫寺坐落在半山腰,地上落满红枫叶,踩上去脚底一片柔软,寺门一棵千年古槐树挂满了竹排红布条,见证了人间千年的心愿和祈盼。苏青寒和穆月始到时已经是正午了,寺庙香客众多,人人手上拿着香烛贡品虔诚贡拜。

门口站着一个慈眉善目的僧人,双手合十对来往香客点头,苏青寒和穆月始走过去,供上香油钱,买了香烛,依次贡拜菩萨金刚,走到一个抽签批命的僧人面前。

“哥哥,外人道挽枫寺的批命签子特别灵,要不要试试看?”

“当然好啊。”苏青寒答应了,但他不信神不信佛,只是敬重,抽出的结果是什么他也不在乎,就相当于测测你是什么星座之类的测试了。

“能否告知老衲施主生辰八字?”一个青衣老和尚问他,老和尚双目微闭,神情祥和。

苏青寒写在纸上给了他,和尚接过打开,“施主算何事?”

“未来。”

和尚睁开眼睛看他,垂下眼睑轻掷签筒,掷了许久,却是掉出了两根签子。

“老衲能斗胆问施主何方人士吗?”

“苏家村苏青寒,穆月始之妻。”

穆月始一愣,耳朵尖微红,心中一紧抓紧了苏青寒的手,微微颤抖,他没想到苏青寒会这样说。

“施主的未来······”老和尚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他,露出那两支签子,一支一片空白,另外一支,也是空白。

“这······”苏青寒停顿了,穆月始也好奇,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大师,这何解?”

“空白签,即可为上上签,也是下下签,既是吉签也是凶签,万事万物皆有可能,但两支空白签,加上老衲一卜施主卦象,签文即浮云有形,变化由心。”

“施主的未来一片空白,老衲不能窥天机,只能做浅显理解,未来怎样都是施主走出来的路,不论好坏,都是施主留下的脚印,需要好好把握,小心谨慎为好。”

苏青寒点头,猜测难不成是因为自己穿越而来的原因?所以卦象才会一片空白?从来不相信鬼神的苏青寒第一次有了动摇,穆月始嘴角弯出一抹笑容,安慰他:“谁的未来不是一片空白,哥哥无需忧虑,过好自己日子便是,未来发生什么谁知道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