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状元家的小夫郎 > 第25章 保养品

我的书架

第25章 保养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挽枫山不仅有着开国皇帝围猎场的传说,更有一个传说是天启皇帝孑然一身多年,后宫无妃无后,直到围猎场遇到了一名绝色佳人,两人一见钟情,恩爱非常,美人陪着天启皇帝征战四方,成就一番佳话,也有人说那美人是一个白色雪貂精所化,前来报恩的。

然而真相谁知道呢,可能只有身在其中的天启皇帝才知晓,不过至此,挽枫山就成了才子遇佳人的爱情圣地。每年上元节是挽枫山最热闹时期,漫山灯火照亮了批霜戴雪的世界,还举办盛大集会,吸引许多人前去。

“难怪······”苏青寒沉吟,难怪月儿会如此在乎占卜,以及听到他说要去挽枫山时那么惊喜。

“是啊,还有好多人在挽枫山遇见良人呢,我早就想让夫人和大人去一趟了,你们如此相爱,一定会得天启皇上保佑的。”小梅说。

苏青寒叹气,保不保佑倒是其次,他本身就不会受这些影响,只是希望月儿不要再抑郁下去才好。

然而不抑郁是不可能的,穆月始脸色又足足黑了好几天,刑部又一片冷寂,人人哀嚎着侍郎赶紧和夫人和好吧,他们实在承受不了一整天都死气沉沉的低气压,太难受了。

苏青寒头疼,不过几天后,他奇迹看到穆月始恢复正常了,只是表情变得更加沉默内敛,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好问,只当他是想开了吧。

又是一月一度小哥儿会,苏青寒接受邀约又来了,这次的他自然而然又成了众人中心,比上次更甚,他还没来便有人在门口等着他。

他教段慕云制服篡位小三的事情传遍了京城小哥儿圈,人人对他敬仰得不行,期望他能教自己几招笼络夫君的心。

苏青寒刚在安国公府下轿,门口便有两人在等他,亲热挽着他的胳膊进门去,吓得苏青寒不轻,不知道他们怎么回事。

两人自我介绍,一个礼部尚书二公子的平妻,另外一个是吏部尚书大公子平妻,二人夫君都不喜小哥儿,平时对他们也是平平无奇,无特别照拂,就希望苏青寒给他们支个招笼络夫君的心。

苏青寒满头大汗,这,他怎么帮?这完全没法帮啊!

走进里面,大家欢迎他的阵仗活像欢迎英雄归乡一样,属实又把他吓了一大跳。

段慕雪也是扶额摇头,“好了好了,大家不要为难苏公子,只怕以后他都不敢再来我们这了,笼络夫君,这本就没有什么秘诀,与其把心思放在夫君身上,还不如放在自己身上,自己过得好一点也好过整日指望男人过活。”

苏青寒一愣,万万没想到段慕雪会这样说,他们,都怎么了?苏青寒突然有些后悔对段慕云说了那些话,他没想到旁人这么容易受他影响,万一影响了这个时空进程该如何是好?一切自有命数,如果因为他这只蝴蝶产生蝴蝶效应,结局又该如何?他以后要谨言慎行了。

他不知道,他的一番话,从某种程度上,莫名减少了京城间的宫斗宅斗……

段慕雪说完后大家坐下,继续聊一些有的没的,礼部尚书二公子平妻溪玉说用了一款香膏效果特别好,手都白嫩细腻了好几个度,大家纷纷求安利,溪玉慷慨分享了,低头看到苏青寒的手,哎呀一声。

大家注意力被他吸引过去,溪玉执起苏青寒的手,摇头叹气,问他:“青寒平时是不是完全不保养自己?”

苏青寒木讷点头,他就一个粗糙男人,除了起床清水洗一把脸,还要如何?

“我观青寒之手便可得知。青寒平日做农活,手本就磨损粗糙,不保养,只怕手失水干燥,出现皱纹衰老,皮肤松弛,以后再也不恢复不了了。”溪玉摸着他布满一层薄茧的手,痛惜道。

庄稼人手上没点茧子不可能,苏青寒本来觉得自己手还是能看的那一批,苏家村比他手更粗糙,茧子更厚的比比皆是,现在被他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点看不过眼了?

“俗话说,手是女人小哥儿的第二张脸,青寒要好好包养才行啊,还有这脸?是不是也从来不包养?皮肤都粗糙了,我明日差人给你送点保养品,好好用上,保管穆状元更爱你。”

苏青寒讷讷点头,手指轻轻碾了一下掌间茧子,心里也有些芥蒂,他看了一眼周围的小哥儿们,个个都是最好年纪最鲜艳的模样,锦衣华服,描眉画眼,气质高雅,他在其中格格不入。

他没有想过穆月始会不爱他的问题,好像在他心里,穆月始应该就是爱他的,但许多人都比他年轻,都比他漂亮,他没想过穆月始会爱上别人,莺莺燕燕那么多,公主也喜欢他,他凭什么会一直喜欢自己?

苏青寒头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他想不明白,他总是自信淡雅的,他不会因为这些而忧虑抓狂,第一次,他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云星宇搂着他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段慕云也和他说酒楼的事情,他只得收拢了心神回答他们问题,其他小哥听了十分好奇,决定要出一份资帮助苏青寒开酒楼。

苏青寒受宠若惊,哪能随便拿人家的钱,但小哥儿们固执要给他,穆侍郎清正廉洁的威名远扬,哪还有多余钱,这些钱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手指缝里漏下的沙子罢了。

苏青寒盛情难却,提议大家出资就当做酒楼合伙人,以后酒楼收入按照出资比例分配,直接走入股份制。小哥儿哪里会要,摆手拒绝,但苏青寒是一定要给。

他回到家中,对铜镜照了许久,好像皮肤确实粗糙了一些,毛孔都大了,还有闭口黑头,以前在村里天天风吹日晒,皮肤也白皙不再,虽然小麦色也好看,但好像现代男人和古代男人都是喜欢皮肤白皙的。

他前世皮肤明明很好的,即使不保养也白皙,滑嫩算不上,但也白皙细腻,不会长痘痘。

他越照越觉得面目可憎,懊恼盖下铜镜,他恁是长得太丑了,月儿迟早移情别恋爱上别人,外面女子小哥儿比他鲜嫩的人比比皆是,他一点优点也不占。

他却不知道,他在穆月始心中的地位,已不是一副皮囊能概括完整的,他是穆月始的神也毫无夸张。

第二天,溪玉果然差丫鬟给他送来了护肤品,苏青寒急得团团转,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可以回礼,他没有珠宝首饰,直接送银子也不行。

目光接触到在架子上晾晒的牛肉干,二话不说拿干净布袋装了满满一袋给他做回礼。

他打开那套护肤品,瓶瓶罐罐不知道是什么用途,拿起发现溪玉细心用纸条贴在上面作了注释,品名,用处,功效都写上了。

他打开一罐护手霜,清淡怡人玫瑰香沁人心脾,挖一点尝试,膏体轻薄好推开,不知道用了什么东西制作,看样子比小梅强硬要他用的好上许多,一涂上去他居然感觉手白嫩了一个度,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

晚上穆月始回来,惯常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触感却和以往不同,滑溜溜,香喷喷的,“哥哥,你,往脸上涂了什么?”穆月始问。

苏青寒脸色突然爆红,直接红到了脖颈,穆月始惊奇望着他,哥哥,他们洞房花烛夜都没有这样害羞过!到底是怎么回事?

“礼,礼部尚书世子平妻,给了我一些保养品,涂脸的,不好闻吗?”苏青寒低着头支支吾吾,只露出两只红到滴血的耳朵。

穆月始轻笑,把他紧紧搂到胸前,低头在他脖颈间轻嗅,“好闻,好闻极了,哥哥用的自然是极好,只是为夫疏忽,居然没给夫人添置保养品,要别人送,实在是失职,往后叫他不要送来了,为夫给夫人买。”

苏青寒害羞得说不出一句话,抓着他衣服,把脸深深埋到他胸前,感受着他微微震颤的胸口,更觉得害羞了。

时间又过几日,腊月到了,月头刚过几日,天空便灰白一片,到晚间居然下了絮絮小雪,苏青寒盖着薄被,兀得感觉到寒冷,忍不住往穆月始这个大火炉怀里靠了靠,穆月始下意识搂紧他,虽然如此他还是被冻醒了。

苏青寒睁开酸涩的眼睛,看见牖窗外飘下了细雪,已经在窗台积了薄薄一层,他轻轻推开压在身上的穆月始,起身披了件衣服走到窗前。

柔软的雪花摇摇晃晃落在地上,居然下雪了。他前世是一个南方人,没有见过雪,又宅得很,在穿越到这个时代以前他都没有出过自己的省市。

“哥哥,怎么了?”穆月始找过来,搂住他的腰把大脑袋搁在他肩膀上,眼睛眯着显然困得不行。

“无事,下雪了,起来看看。”苏青寒回答他。

穆月始睁开一只眼睛,“冷吗?我抱着你睡。”说着就要把人抱回床上,苏青寒笑着推开他的手,“别闹,我再看一会儿,你先去睡吧。”

“八年,八年了哥哥。”穆月始也同他一起看外面世界,一弯轮廓模糊的弦月挂在天空,映着雪色明亮得刺眼,八年,这是一个长也不长,短也不短的日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