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赤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穆月始终于休沐了,苏青寒迷迷糊糊醒过来伸手在旁边摸索两下,摸到了一具温热的肉,体,这才想起来月儿休沐了。

这是他的习惯动作,每天早上起来都要在床边摸索两下,确认人是否还在,但摸到的都是已经变冷的床铺,这次终于摸到了人。

苏青寒哼哼两声,想要爬起来,被穆月始搂着腰把人扯回去压在怀里,“别动,再陪我睡会儿。”穆月始声音沙哑低沉说道。

好不容易能睡会儿懒觉,当然是要和亲亲哥哥腻在一起才对,起那么早作甚,本身他就懒惰得很,压根不喜早起,要不是迫不得已他才不想上朝。

苏青寒还没完全清醒,听他这么一说也躺了回去,两人就像连体婴紧紧抱着,一睡直接睡过了早餐时间。

还是小梅在外面看见太阳都升到中天了才把他们叫醒,苏青寒打个呵欠爬起来,在现代睡到中午是很正常的事情,来到这里之后他才想起,居然没有一次再睡到中午。

穆月始不情不愿爬起来,看见端着热水的小梅瞪她一眼,还以为这小丫头机灵,没想到也是没有眼力见的。

小梅被他瞪得放下热水麻利溜出去,虽然他理解大人想和夫人腻歪在一起的想法,但也不能不吃饭呀。

“行了,多大了跟个小孩一样。”苏青寒笑着糊了他一块布巾。

洗漱完毕,吃了一顿不知算早餐还是午餐的饭,两个人闲下来,“哥哥,今天去哪里玩?”

“嗯?你想出去吗?”苏青寒看着他。

那是肯定的!之前都是小梅那丫头和哥哥出去,占尽了便宜,现在轮到他了!

“好,那我们出去逛逛。”苏青寒笑。

这几日太阳好了许多,明晃晃的阳光,却并不暖和,街道屋顶还有厚厚的雪花。

苏青寒出门换衣服,正想穿他平常穿的那件,穆月始却给他重新挑了一件纯白袄子,衬得他长身玉立,面如美玉,尤其是那双眼睛,宛如星星一般明亮,风流的眉眼更为突出。

苏青寒笑起来很有魅力,有一种勾魂摄魄的魅惑在其中,但他察觉不到,以为只是亲切的笑,但穆月始每次看到他笑,心底总是痒痒想把他亲肿!

他穿戴好,看到穆月始一身黑进来,恍然大悟为什么要他穿白衣了,小家伙还挺有心机。

穆月始被他看得脸红,苏青寒也没拆穿,笑着说走吧。

苏青寒走前面,穆月始在他身后,片刻后他便受不了,上前要牵着他的手走。被一双温暖而又修长有力的手握着,苏青寒有些脸红。

尤其是街上只有他们这样,路人都看着他们的时候更尴尬。虽然小哥儿不会和现代同·性·恋一样受到歧视,但古人一向是含蓄内敛的,像他们这样的几乎没有。

偏偏穆月始像是没有感觉一样,任由他们看,他就是来炫耀老婆的,生怕他们不看呢,说完还把苏青寒扯近了一些,就差把他抱进怀里了。

苏青寒脸红到不行,被围观了半天终于忍不下去了,扯着穆月始进了清月楼大门。

“今日听说书吧,左右不知道还有哪里去。”

穆月始当然没有意见,毕竟他只是想和哥哥待在一起罢了。清月楼很多人,围着中间的小舞台坐了好些人,苏青寒还算幸运,捡到了个剩下位置。

说书先生许久才到,看见那么多人在等他,忍不住露出微笑,整理了表情走上讲台,啪一声惊堂木下,满堂哗然,穆月始瞌睡虫都哗啦飞走了,坐正听说书先生讲。

穆月始和他靠得极近,苏青寒听着听着快要靠到他身上了,穆月始按着他脑袋压到自己怀里,“困了就靠会儿吧。”

苏青寒也不矫情,靠在他怀里听,幸好大家注意力都在说书上,并没有人注意到他这边。

今天说书先生说的又是银月女皇和天启皇帝的故事,据说银月女皇十分迷恋天启皇帝,递请婚书请求两国联姻,没想到却被天启皇帝拒绝,后来反倒是女皇的二公主嫁了天启太子,但天启太子心仪之人却是银月女皇,二公主对母皇心怀嫉恨,居然企图伺机篡位······

听得苏青寒一愣一愣的瞳孔地震,不知道这是真的假的,要是真的那真是震惊全家了。

苏青寒戳戳穆月始,“月儿,你说他说得是真的吗?”

“说书先生一般都会夸张,不过也有一些真实在里面,不多,当个故事听也好。”穆月始捋捋他额前头发,苏青寒舒服得蹭了蹭,穆月始笑,哥哥乖起来就像一只猫咪。

说书先生唾沫横飞说到精彩处,苏青寒感觉鞋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碰了碰,他以为是穆月始,也没放在心上。

突然间一条红色成人拇指粗细的小蛇爬上了苏青寒面前的桌子,苏青寒感觉脊背涌上森森寒意,不知道哪里怪怪的,忽然一低头对上一双黑豆豆眼睛,一条昂首赤蛇看着他,苏青寒猝不及防被吓大叫一声,把所有人都吸引过来。

穆月始迅疾捏住了蛇头,刚想把它甩出去,赤蛇尾巴啪嗒掉下一个东西,把他手臂缠了两圈,苏青寒急得不行,跑去找酒,穆月始皱眉,既然甩不掉这蛇就只能把它捏死了。

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忽然插进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哎,不要不要,不要捏死红月,它是无辜的。”

穆月始看向那个男人的方向,眼神中的寒冰几乎凝成实质,吓得他耸耸肩膀赶紧跑上来告罪。

穆月始几乎一眼认出了对方是谁,松开了手中的蛇,“羽幽王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一松手那条小红蛇哆哆嗦嗦爬向了自己主人,正巧苏青寒急哄哄拿着一坛酒回来,看到穆月始手上的蛇没了,缠到了另外一个手上,不知道要不要拿酒灌它。

羽幽从地上捡起那个从小红蛇尾巴上掉落的东西,送到苏青寒面前,“送给你,美丽的夫人。”

那是一朵红色的花,中间花蕊黄色,看着像山茶,却又不尽像。苏青寒愣住了,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穆月始却黑了脸,当着他男人的面送他花,这合适吗?!这合适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