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状元家的小夫郎 > 第30章 他们的故事

我的书架

第30章 他们的故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然是极度不合适!还是在穆月始这种醋王面前,穆月始一把夺过那朵红色的花,黑着脸硬邦邦说道:“谢谢羽幽王子,下官代夫人谢过。”

羽幽虽然神经粗如大树,但还是看出了他的不爽,无辜说道:“我是看二位十分恩爱,羡煞旁人,所以特地让我的小蛇给二位送上鲜花,没想到让穆大人你吃醋了。”

苏青寒笑了,穆月始脸更黑了,他是不会承认他吃醋的!

羽幽转过头对苏青寒献殷勤,“美丽的夫人,这朵月桑花是我们南疆圣物,清毒解热,美容养颜,您用了一定会容光焕发,更加美丽,当然,在下还是南疆最好的巫医,如果您有需要,在下可以为您亲自调配一些。”

“他不需要。”穆月始横在苏青寒面前,挡住羽幽使劲瞅苏青寒的眼神,苏青寒笑着扒拉开穆月始,谢过他的好意,说自己确实不需要。

羽幽耸耸肩膀,琥珀色眼睛泄露出些遗憾:“那好吧,真是遗憾,如果您反悔了可以去大使馆找我,南疆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谢谢王子殿下的好意。”苏青寒道谢,羽幽又回到了自己座位继续听天启皇帝的八卦。

穆月始却是一副不怎么爽的样子,苏青寒拍拍他,“至于这么小气嘛?”

“我没有小气,是羽幽小气。”穆月始愤愤不平。

在南疆使臣觐见皇帝时,羽幽瞧见了下面一脸冷酷的穆月始,想捉弄他,于是弄了条小蛇去逗他,小蛇刚爬上穆月始的鞋就被他察觉了,他想也不想一脚踩死了,惹得羽幽当着朝堂惨叫出声。

穆月始才知道这条蛇是他的,羽幽当然不能大庭广众之下说是故意逗他,就说不知怎么爬出来了,满堂哗然,决定离羽幽远一点,随身带着蛇的家伙,谁知道会不会爬出来咬自己一口,幸好这次是武功高强的穆状元。

本就是羽幽活该,没想到这次他居然还要从他身上找回面子,真是小气。

苏青寒听完也是觉得好笑,这两个就像小孩子吵架斗嘴。“我只喜欢你一个人够了没?”说完还偷偷凑到他下巴处亲了一口。

穆月始耳朵唰的红了,心情肉眼可见变好,直接把苏青寒按到怀里搂着看。台上的说书先生结结巴巴一边说一边偷看他们两。

第二天穆月始和苏青寒又去了清月楼,继续听昨天说书先生没有说完的故事,结果他今天换了一个故事。

他们到的时候说书先生已经开始了,今天人更多了,围着舞台水泄不通,已经没有他们的位置,苏青寒只要尽量捡了一个最近的位置拉着穆月始听。

听着听着好像换故事了?

苏青寒心里正想着换成什么故事了,却听那说书先生一拍惊堂木,喝了一口水后说道:“话说那穆状元进京赶考途中磨难重重,且压力重大,家有娇妻的殷勤期盼,外有千万学子无形威压,他到底该何去何从?出了苏家村第一步,穆状元陷入了迷茫。”

“第一步便是盘缠,穆状元家中贫困,要从哪里得到上京盘缠?古往今来,许多状元郎在进京时发生了不少在地主家中打工被美貌小姐看上召为上门女婿的事情,其中不少更是抛妻弃子入赘地主家,我们穆状元俊美如谪仙,这种事情当然无法避免。”

“其中尤以地主赵家赵四小姐追求最甚,但我们穆状元对家中娇妻一往情深,无论如何也无法打动他的心。”

苏青寒瞠目结舌,转头看着穆月始,没想到今天说书先生编排的是他们的故事?!

穆月始也低头看着他,眼中居然带着些玩味的笑容,“你在家中望穿秋水,夜夜抱着我的衣服入眠可是真的?”

苏青寒抹了一把汗,“你怎么不说你被那个赵四小姐召为上门女婿是不是真的。”

“那肯定不是真的,我心里有谁你又不是不知道,快说,你是不是抱着我衣服入眠?”穆月始逼迫他说。

苏青寒脸红,嘴硬道:“你都不是真的,我能是真的?”

穆月始失望极了,垂头丧气把下巴搁他肩膀上,“我天天都在想你,你也不知道想想我,万一我和别人跑了怎么办!”

苏青寒何尝不知道,人性经不起考验,陈世美这种事情还少了吗?只要空下来苏青寒都会想起他,想他现在在哪里,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吃的喝的,但他是不会承认的。

“那你现在不还是回到我身边了?”苏青寒打趣看他,穆月始恼羞成怒在他嘴唇上咬了一口,“你就仗着我喜欢你。”

苏青寒歪头看他,眼中清澈一片,他至今想不明白穆月始为什么会喜欢他,两人就这样顺理成章成亲,一直到现在,成年累月相处下来,苏青寒承认他是有一些喜欢穆月始了,他是会被温情热忱打动的人。

穆月始心动类型他不清楚,两个人朝夕相处,对对方都无比了解,他怎么会喜欢上他呢?在传回穆月始高中状元的消息时,他已经做好他另娶了他人的准备了,古往今来这种事情他看得太多了。

而且村里很多人都这样说,话本里都这样写,然而没有,穆月始拒绝了公主回来接他的小夫郎了。那个没有高贵身份,没有其他小姐年轻漂亮,因为劳动手不再纤细,皮肤不再细腻,只会种田的苏青寒。

这个时候,苏青寒不得不承认,他感动了,也心动了,或许,穆月始真的是一个可以在一起一辈子的人。

苏青寒想到这里,鼻头有些酸酸的,穆月始仿佛察觉到他的情绪,低头蹭了蹭他的脸,“哥哥,你可以相信我,我说的一辈子就是一辈子。”

苏青寒点头,埋头在他怀里,他没有哭,他只是有点感伤,仅此而已。两个人认认真真听完了今天的说书,不知道真的假的,听完苏青寒都有点被洗脑了。

夕阳西下,两人手牵手回家,苏青寒问:“月儿,当年你是如何赶考的?这么久都没有问你,一定很辛苦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