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状元家的小夫郎 > 第31章 我很高兴,你愿意接受我

我的书架

第31章 我很高兴,你愿意接受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穆月始低头,没有回答,确实很辛苦,但他不想告诉他,且这些体力活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对他来说最大的辛苦是五年不得和他相见,日日牵挂相思之苦。

刚出门他就想他了,回头却只能看见泥屋的屋顶,他拿走了苏青寒的梳子,每天想他就拿出来看看,为了照顾好哥哥,他必须考取功名。

于是,他白天出去干活挣钱,晚上在破庙或者东家草屋点蜡烛看书,赶考两年时间,他做过各种各样的活儿,在码头扛过货物,在客栈当过跑堂小二,当过屠夫帮人杀猪卖肉,也当过菜贩子,只要能赚钱他都干。

当时和他一起出去的还有两个同乡人,两人家中都是有些家底的,被他们一路挥霍完了,刚走到半路便没钱了,他们和穆月始一样出去干了一天活儿,立刻打消了继续干下去的念头,打道回府,下次再战。

熙熙攘攘的码头,人来人往,这里每天会有很多货船来回,从江南或者全国各地运来各地货物,这里也有许多搬货工人。每个人蓬头垢面,穿着破烂的衣服裤子,佝偻着腰像个机器人机械的来回搬运货物。

监工拿着皮鞭虎视眈眈盯着来回走动的工人,稍有停滞便要大声呵斥,皮鞭抽得噼啪响。

穆月始的名字在一堆大牛二虎之间十分醒目,在古代有名有姓的人非常少,更何况还是穆这个姓氏,他又生得极俊,剑眉凤眸,高鼻美唇,站起来比他高半个身子,监工便死命刁难他。

每日卯时他便起,喝一碗稀得看不见米粒的粥开始一天工作,他总是沉默的,默默做着更多的工作拿着和其他人一样的钱。

监工虎视眈眈盯着他,就等着挑他的错处趁机鞭打一顿,忽然之间一个少女轻灵的声音传过来。

“大家辛苦了,快过来休息休息,吃点东西吧。”少女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监工瞪了他一眼跑过去献殷勤。

穆月始和其他工人得以休息片刻,大家坐在地上,不知道主家小姐怎么会突然降临关爱被剥削工人了。

一个穿着华丽的少女拿着篮子跑到穆月始他们面前,把篮子里的包子递到他们面前,“大家休息休息,吃个包子吧。”

穆月始拿了一个,平淡对她说谢谢,少女却在看到他脸的那一刻看傻了,她从未见过这样好看的男人,面庞染上淡淡红晕,把包子发完小跑回去。

监工一秒钟都不想停顿赶他们起来干活,“快起来,想偷懒吗!一群贱骨头!”

少女一直躲在远处看着他,只觉得他一举一动都是那样的优雅贵气,和其他人完全不相同,甚至比那些公子少爷还要像公子少爷。

她看了整整一个下午,偷偷翻开了工人花名册,看到了那个与众不同的名字,穆月始,那一定是他,少女春心萌动了。

第二天,叶婉儿又来了,羞答答给了他两个包子。一起的工人揶揄他,取笑道:“兄弟,你很快就能飞黄腾达了,主家小姐看上你了。”监工也凶神恶煞看着他,活像他娶了他女儿一样。

穆月始却只是看着害羞的少女说:“我已经成婚,辜负小姐美意。”

叶婉儿一愣,仿佛不敢相信,“那,一定不是你自愿的对不对?一定是父母之命对吗?她有我漂亮吗?有我家有钱吗?和我成亲你一辈子都不用再搬东西。”

“我爱他。”穆月始不为所动。

周围人也被他震住了,家里老婆再好怎么会比得上大家千金?这不就是杂草比玫瑰吗?这位兄弟眼睛说不定有什么问题。

叶婉儿失魂落魄回去了,但是她仍然没有放弃,连续来找了好几次穆月始,穆月始不仅不见她,甚至还回避她。

他本以为这样她会退缩,她一个大家小姐何苦和他较劲。但穆月始小看了她的毅力。

穆月始住在主家提供的工人帐篷里,没想到那个小姐带了个丫鬟,也在他们旁边搭了一个帐篷,穆月始皱眉,这里全是大男人,她一个姑娘家在这里也不怕?

后面叶婉儿对他可用死缠烂打形容,甚至哭着说可以给他做妾这种话都说出来了,穆月始不想再和她纠缠下去,直接结了工钱走人。

几天后那个小姐找不到他,现在估计已经嫁人结婚了吧。

这种事情在他身上并不少见,甚至还有一次差点被绑到小倌馆,不过这些都过去了,哥哥在家吃的苦并不比他少。

这件事他肯定不会和苏青寒说,而是挑了几件无关紧要的和他说,苏青寒知道他肯定不会和自己说实话,听着却不由得更加心疼他,忍不住转身抱住了他。

“月儿,你吃苦了。”苏青寒抱紧他。穆月始坏心眼想到,偶尔让哥哥心疼他好像也不错。

晚上沐浴,一般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洗澡也是要两个人一起的,就是穆月始容易对他动手动脚,以前苏青寒半推拒半应和让他亲亲摸摸抱抱。

只是今晚,穆月始好像格外激动,几乎要把他嘴唇咬下来似的,大手也在他身上捏出一个又一个红痕。

“嗯,月儿,你,你今晚怎么了?”苏青寒站在浴桶中,躲避他追过来的吻,穆月始在身后搂住他,喘着粗气在他肩膀脖颈脸颊留下一个又一个痕迹。

“哥哥,给我,给我吧······”

苏青寒瞳孔颤抖,心中天人交战,浴桶里的动静更是不可忽视,他内心微微动摇。

“五年,不,六年了,哥哥。”

穆月始的声音仿佛诱惑夏娃偷吃苹果的毒蛇,苏青寒抓紧他的手臂,眼睛闭起来,轻轻说了个好。

穆月始怀疑自己听错了,瞳孔颤抖看着他,把他按在浴桶边缘狠狠吻他,把人吻得七荤八素,穆月始把他抱起来走向床,苏青寒害羞得把脸埋在他肩膀,羞得肩膀都红了。

“我很高兴,宝贝儿,你愿意接受我了。”穆月始对他露出一个极罕见的笑容,仿佛在诱惑他坠入深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