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治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穆月始把内心想法如实相告,苏青寒不由得敲他一把脑壳,“你怎么在我身上那么固执,你恢复记忆便不会再爱我了吗?”

“那肯定不会,就是我害怕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穆月始紧紧抱住苏青寒,而且他有预感,他身上肯定没啥好事。

“青寒,你得等我再想想。”穆月始还是不愿意。

“月儿,我不想在你失忆的时候发生一些你无法挽回的事情。”苏青寒劝他,以前是没条件,自然没办法,现在现成的一个医生在这里,当然要抓住机会。

苏青寒抱住他,伸手描摹他的容颜,“我答应你,等你恢复记忆,无论是什么人,我都会继续爱你,和你在一起,不因为你是什么身份,只因为你是穆月始。”

穆月始瞳孔颤抖,他想答应他,但是他内心叫嚣着不要答应他,千万不要答应他!

“月儿······”苏青寒抱着他撒娇摇晃,“我给你做好吃的,冬笋腊肉,红烧肉,还有牛肉饺子,好不好?”

“好。”许久,穆月始才沉痛睁开眼睛,答应他。即使他不知道醒来将要面对怎样的过去。

“月儿你真棒!”苏青寒笑弯了眼,抬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被穆月始抓住深深吻住,直到气喘吁吁才放开。

“我,我们明天就去找羽幽王子,看看该怎么办。”苏青寒兴高采烈。

“寒儿,你觉得我还有父母亲人吗?如果有,为什么这八年他们不来找我?”穆月始问。

苏青寒也停顿了,安慰他,“说不定他们已经年老,没有精力了,但他们一定很想你才是。”

穆月始觉得事实可能和苏青寒所说完全相反,既然这是哥哥希望的,他当然愿意去做。

第二天,苏青寒和穆月始一起造访大使馆,羽幽见了穆月始吹一声口哨,“穆大人,稀客啊。”

穆月始面无表情,完全不像求人模样,“下官见过羽幽王子,请王子多多赐教。”

“好说好说,毕竟你夫人在我面前委屈哭诉,实在是不忍心,这才仗义出手。”羽幽睁着眼睛说瞎话。

委屈哭诉·苏青寒:“???”

“你委屈了?”穆月始看向苏青寒。

“那必须没有。”

肯定又是羽幽在胡说八道。说道理,穆月始和羽幽也是旧识,前两年在朝堂上见过,今年羽幽才手痒来逗他。穆月始知道羽幽这人皮痒了些,但做事还是靠谱的,不然他宁愿一辈子想不起来都不愿意找羽幽。

“诊金怎么算?别狮子大开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穆月始开门见山。

羽幽刚打算耍花招被他截住了,耸耸肩膀,自来熟过来揽住他肩膀,“大家都是好兄弟,算什么诊金,弟妹的牛肉干我吃着甚好,不知道还有没有口福尝尝弟妹其他手艺?”

“谁是你弟弟?我记得你今年才二十三,我长你一岁,别占我媳妇便宜。”穆月始凶巴巴,苏青寒好笑,果然就是两个斗嘴的小孩。

“如果王子喜欢,状元府随时欢迎王子到来。”

“瞧瞧,多学学,这才是有求于人的样子。”羽幽冲着他挤眉弄眼。

吵吵闹闹终于进了南疆别馆,侍女送上瓜果点心。羽幽让他伸出手腕把脉,一边仔细辨认脉象一边说道:“治疗程序我大致和弟妹说过了,治疗并不难,难的是探查病因和恢复,我不能保证百分百恢复,先说明啊。”

穆月始点头,表示知晓,苏青寒也点头。记忆由大脑海马结构掌管,即使在21世纪,人类对于大脑的认知仍然是少之又少,在古代,已经不能强求了。

“我观你脉象强健有力,一路通畅无阻塞,在脑处稍有郁结,应当就是这里的原因了。”羽幽一边说着一边转头在地上一个小箱子里捣鼓什么东西。

苏青寒啧啧称奇,这哪里郁结把脉就能把出来?

羽幽啊了一声,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瓷瓶,“找到了,就是这只小宝贝!”

“这是我们南疆特有的探医蛊,只要让它进入你的脑部,便可探查你的脑内情况。”羽幽拔开瓶塞,从中取出一只金色的肥嘟嘟虫子,苏青寒蓦的觉得扶着的肩膀瑟缩了一下。

羽幽拿着虫子靠近穆月始,苏青寒发现穆月始僵硬了,原来月儿怕虫子?怎的以前从来未发现。

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握紧了穆月始的手,无声安慰,穆月始心下松快,不能在哥哥面前丢脸,再害怕也要顶住,起码不能叫出声来。

穆月始闭上眼睛,那条虫子从他鼻腔慢吞吞爬进去,忽然穆月始感觉有些困,不知不觉睡过去了。

苏青寒吓得摇晃他,“月儿?月儿你怎么样?你不要吓我!”

“美人放心,他只是睡过去而已,探医蛊耗时许久,我们先来喝喝茶,一起探讨探讨人生可好~”羽幽冲他骚气眨眨眼睛,苏青寒只笑着低头喝茶,不看他。

羽幽挫败的摸摸自己脸,好歹他也是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南疆第一美男,怎么苏青寒看见他就像毒蛇一样,连看他都不愿意多看他几眼?

然而有一种叫贞操的东西,他是永远理解不了滴~

一个时辰过去,苏青寒喝茶都快喝饱了,穆月始才幽幽转醒,期间他和羽幽一起聊聊南疆风土人情,传奇故事,也不算那么无聊,尤其羽幽还是一个话痨。

那条金色虫子又慢慢悠悠爬出来,羽幽伸手接过,把它放到一张纸上,金色虫子在纸上爬出一些奇怪痕迹,金色的汁液连成一个奇怪的点阵图。

苏青寒看不懂,想到这应当只有他们南疆人才懂吧。金色虫子爬完,忽然从金色褪成灰色,继而在纸上化成一堆灰,居然是死了。

苏青寒看得目瞪口呆,“这,羽幽王子,它是死了吗?”

羽幽不甚在意点头,随手把灰拂到地上,“美人不必愧疚,这种虫子我们多得是,若实在过意不去,多请我吃几顿饭吧~”

这哪能过意得去,苏青寒说什么也要给钱,羽幽却执意不收。他细细看了那点阵半晌,才说道:“预料出入不大,穆大人脑内这个部位有一处血块郁结,挤压记忆相关区域,所以才导致失忆,必须想办法把它融了,长久下去不仅影响记忆,甚至对大脑有损害。”

听他一说,苏青寒紧张得不行,在现代人类对许多脑科疾病都束手无策,更何况现在,只央求他想法子解决。

羽幽不紧不慢说:“这倒是不要紧,探出病因,对症下药即可。此行我可能要在天启待至开春,大把时间不用急。”

穆月始狐疑看向他,羽幽冲他眨眨眼睛,苏青寒看不见二人眉来眼去,惊喜道:“真的吗?!得羽幽王子相助,真乃月儿之幸!”

“好说好说。我给穆大人诊治并以两步,一是通过药材化去脑内积血,二是通过金针稳定颅内环境,不会损伤大脑,大概需要两个月余时间。”

“那便麻烦羽幽王子,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就是。”苏青寒殷切望着他。

羽幽嘿嘿一笑,“明日你们再来吧,今日我需要准备些东西。”

“好的。”苏青寒点头,和穆月始回去了。

一路上,苏青寒显而易见的高兴,穆月始碰碰他脸颊,“这么高兴?”

“当然,你病能治好也算了却一桩心事了。”苏青寒笑得眼睛都弯了。

穆月始抱住他,叹气,“哥哥,你心中有大爱,我心中却只有你。”

他的哥哥太善良了些,处处先为他人着想,事后才想到自己。他只想让他恢复记忆,家人团聚,完全不在乎自己恢复记忆会不会把他扔下,万一以前的穆月始是一个十恶不赦冷血的人呢?

现在的穆月始才是由苏青寒一手教导出的善良正直的穆月始,他很喜欢现在的自己,不想记起以前的过去。

第二日,阳光明晃晃的好,映着霜雪清凉温和,也察觉不到寒意。苏青寒收拾了些自己做的蜜汁猪肉脯去见羽幽。金银珠玉太俗气,且他一个王子还缺了这些东西?既然他说喜欢,那便多送一些给他好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