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夜之修行 > 第二章 被关注了

我的书架

第二章 被关注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个插曲,第二天叶沉又回归到修行感悟上。不过书院后山开始热闹了,大先生和夫子游历归来,十一位先生难得齐聚。

  待众人见礼后,夫子懒得啰嗦:“开饭。”人间没什么比吃饭更重要了,如果有,吃完再说。不过遗憾二先生痴于剑道且为人刻板一看就是不会做饭的;四先生范悦精于推测算法、符法,做饭强人所难了;五先生和九先生都是棋痴,能几天几夜不吃,没饿死已是奇迹;六先生只会撸铁;七先生木柚到会做饭,但味道一般般;八、十先生琴萧合鸣,玩艺术的,只会吃;十一先生纯哲学学者就不提了。最后还得大先生主持,但大先生慢啊。所以夫子又嘀咕了:“老师不容易啊。”

  余帘知道夫子的喜好,心头一动:“老师,还记得那个编纂《九章算术》的叶沉吗,做饭很有天赋,麻婆豆腐、东坡肉、辣子鸡丁、水煮肉片、酸辣土豆丝都是他弄的。”

  “什么,麻婆豆腐是他发明的?”大先生有些惊讶,他与夫子周游各地,享受天下美食,知道些新菜品,反倒其他先生一脸黑人三问,叶沉之名到有耳闻,四先生还专门夸赞过他的算法,没想到是豆腐的发明人,人才啊。

  “哦,竟然在我书院,豆腐确实是美食奇珍,实惠好吃,造福苍生,他长什么样?”夫子这些年一直游历,对外山学生不算熟悉。

  “青衣佩剑,眉心有印记,腰挂院学生玉,现在应该在旧书楼看书”知道夫子起了兴趣想感应一下叶沉的成色,余帘立马补充道。

  夫子双目一凝,望向旧书楼:“嗯,不错,已窥到知命,境界稳固,气息祥和,倒是踏实,改天余帘把他带来给大家看看,考验一下,可以的话给十一做个伴。”

  “夫子要收徒?”大伙一脸错愕然后惊喜,后山已经很久没热闹了,一时议论纷纷。“谁叫你们都不会做饭,哼,还不去烧菜,要饿死为师吗?”.........

  叶沉不知自己被夫子钦点了。他正翻着一套剑法,突然眉心示警,觉知有强者窥探,不过没有妄动,因为其中没有恶意,同时这是书院旧书楼,有强大阵法,安全无虞,应该是后山强者巡视吧。现在弱小,烦恼也没用,倒是这随他转世的眉心种子十分神异,仿佛加强版的见闻色霸气,可感知预判还能预警,帮助自己趋善避邪,这世界活了二十年都没遇到什么灾难和狗血的穿越剧情,能不能有个英雄救美、悔婚灭族或三十年河东莫欺少年穷啊。

  “要破镜入知命,一味苦修怕是不行了,知命重在对道的感悟,要深刻掌握天地元气的运行规律,必须有悟性,不能拘囿于书斋和练功房了。”最近叶沉重新翻看了古之大修行人的传记,发现大多修者破镜都有一些特殊的经历,比如红尘起落,或静观自然,或生死之间,或酣畅激战。“自己该怎么办?要不学王景略,在朝某个职位,也算历练?”王景略算是叶沉的学长,号称知命以下无敌,在世间已算强者了,目前在大唐军部任职,能见很多生死,只是多年都未突破。

  “要不去问问余教习,吃了我的饭,总该透露些干货吧。”说干就干。可惜叶沉转了一圈都没见着,也不知道她住哪,只能改天再来。

  “嗨,古代就是通信太差。”报怨了一句,叶沉回到了住处开始写红楼。大唐在书院后山的震慑以及前山人才的输送下一派祥和、蒸蒸日上,现任唐王亦是英明之住,文昌武盛,言论相对自由,民众对精神文明有追求,所以红楼一经现世便引起关注,先是书院这群修养很高的少男少女,然后各文科教习大儒,然后由书院带动王宫贵族,一下便在世俗传开了。很多人都知道书院有个雪芹先生。叶沉只能一边暗道惭愧一边收着银子,美滋滋。唯一麻烦的是,书院内不少知道雪芹就是他,所以常有同门师长登门催稿,只能硬着头皮抄到底了。“看来得考虑搬家或学习阵法了。”叶沉吹了吹笔墨陷入沉思。

  第二天叶沉打了一套太极和基础剑法,正准备早餐,耳边突然响起起余帘的声音:“来旧书楼二层寻我。”四周寻望根本没人,“余教习果然不简单,千里传音,绝不只是洞玄境界。”

  大佬不能怠慢,带个饼和豆汁上路吧,正好要请教她。

  来到旧书楼,余帘已静静地坐在案前,一笔一划慢慢写着小楷,美得像一幅画,恬淡、高贵、雍容。“这静定优雅的气质世间少有吧,不知道结婚了没?”叶沉不愿出声打扰,就静静立在门口。

  “进来吧”

  “是,余教习”尽管两人已经算是相熟偶尔还能开些玩笑,但这种雅致的氛围让叶沉心生恭敬。

  “怎么?前些天还使唤我打下手,今天反倒拘谨了?”

  “嘿嘿,那不是你蹭我饭吃,我也减少你心理负担不是。”叶沉搓搓手,有些猥琐,全无刚才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看得余帘一阵好笑“贫嘴,不过那火锅确实不错,这次突然唤你来是夫子想见你。”

  “夫子见我?”叶沉一楞。

  “夫子爱美食,他周游时吃到美食豆腐,赞叹不已,昨天我提到豆腐是你制作的,他老人家就想看看你。你可得把握机会,说不定还能成我师弟呢。”余帘轻笑着解释道,美得不可方物。

  叶沉有点些懵,自己努力修行,还不惜当文抄公,居然比不上一道菜的威力,这就被夫子关注了?不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吗,哦不,是重重考验,各方天骄喜陪衬,然后主角各种装逼打脸,一鸣惊人吗?

  “余教习是二层楼先生,夫子学生!”叶沉回过神,果然是大佬,大佬就是低调啊,看来猪扮老虎的学问还得再深刻研究研究,自己还没发力呢就被看穿了,优秀藏不住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