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将夜之修行 > 第八章 颜瑟收徒

我的书架

第八章 颜瑟收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长安,昊天道南门。

  大唐国师李青山快步推门而入:“师兄,怎么回事,刚感应你使用井字符与人交战。”

  颜瑟放下手中的杯子眼神朝房内床上一撇:“就是那小家伙。”

  “他是谁?刚与你交手?这么年轻!”李青山有些困惑和惊讶,刚才那符威力可不一般。

  “夫子去年新收的弟子叶沉。夫子让他来我这学习,不过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所以被我爆锤了。”颜瑟瓮声瓮气地说道。

  一听夫子,李青山神情一肃:“是十二先生,这......师兄也不至于将他打昏吧......”有些无语了,师兄是越老越任性了,拿他没办法,“夫子让他来,肯定有符师天分,说不定是希望他守护......”

  “哎呀,什么什么,是他自己求虐。不过夫子怎么这么好运......”颜瑟忍不住小情绪咕囔不停。

  李青山暗自摇头,他听出酸味了。这天下有神符师天分的太少了,一身本事惜无传人啊。他走到床边搭手查探叶沉的情况,闭目片刻:还好,只是脱力。也证实了心中所想,此子神魂静定,刚探析他脑域,发现精神内守,稳固异常,自己根本无法深入。这是精神力深刻雄厚,正是神符师资质的表现之一。不过这是好事啊,昊天道南门专攻符法,已上百年没遇到好苗子了,师兄有些当局者迷啊。思忖了片刻,李青山当即转身走到颜瑟跟前:“师兄夫子的意思是......”

  “好了,我知道,既然夫子安排他来,定是不介意我收他为徒,只是有没有天赋继承我的衣钵还得再看,而且他未必心在此啊。”

  叶沉感觉自己有些悲催,还没鲜衣怒马仗剑天涯败尽天下英豪,就已经两次被人锤得昏迷不醒。都定下苟且路线了,没想到还是耐不住骚心浪了一波。这世界的修行者都这么变态吗,太危险了吧。

  技不如人,扰人快活又出言不逊在先,还有求于人,叶沉感觉自己一时冲动干了件蠢事,得赶紧认怂,所以醒来后不得不低头对颜瑟道歉。颜瑟到不至于跟二十来岁的小年轻计较,不过还是表现得很傲娇,没理睬叶沉,想再观察下他的品性。

  叶沉没办法,要感动大佬只好秀厨艺了。在有间客栈忙活了大半天,“颜瑟大师,这是我特地给您做的菜肴和桃花醉,您尝尝。”说完一脸猥琐地给颜瑟捶起了后背。

  “小子,献殷情没用......”不过眼神和滚动的喉咙出卖了他。这桃花醉可是用了前世的工艺又在底下埋了五六年,本打算用来贿赂夫子的,得知颜瑟好酒才挖出来,总共就几坛,这次带了两瓶,饶是叶沉也有些心疼,这可是我把妹子最后一步的关键啊。

  酒瓶一开,香味肆虐,作为老酒鬼哪还绷得住,当即抚杯陶醉起来,再一夹菜,“嗯,好吃”然后世上再无高人了。

  叶沉也是无所不用其极,软的硬的,打打闹闹温柔体贴撒娇献媚笑嘻嘻,完全不要脸皮,饶是皮厚如颜瑟也遭不住,大叹夫子收徒的原则和节操呢。渐渐叶沉与颜瑟这单身不知到少年的老宅男倒是建立了特殊“感情”,就差一层纸了。咳咳,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虽未拜师,但在颜瑟的默认或故意为之下,叶沉翻阅不少秘藏的符法典籍。他精神力凝练深厚,常常能在静定中观到操纵天地运行的“丝线”。在多次尝试勾动这些丝线组成一些简单符文后,发现一些微弱五行符已经可以随时画出。“颜老头,你看......”说着一个火球符在叶沉右手浮现,“啪”把颜瑟正写的墨宝给点着了。

  颜瑟心中那个卧槽,妖孽呀,自己看看书就会了,让自己这个曾经的绝代天骄怎么傲慢啊。要知道符法可不是靠画来画去就能学会的,也不是剑法每天一个动作挥一挥总能有些入门,它要靠天地感悟,精神力足够强“看”到周边元气运行规律,同时还能有力量让这些元气按自己的心意构建出符文,然后借助符文将各五行能量集中或运转,从而引动天地之力。每个环节有人指导的话也得好些年,难的就是第一步。

  “跟我来”叶沉本想炫一炫找点存在感,没想到他这么严肃,于是收起玩心闷头跟上。

  两人来到一处密室,只见正墙挂满一副副祖师图像,颜瑟庄重礼敬后,双手画出一道金色符文,前方案台之上突然虚空扭转,浮现一份轴卷,然后自动缓缓张开,像是一副山水古图。颜瑟手底一道符文射出,一声“走”刚落,两人便被吸进了图内。

  叶沉只觉眼睛一眨便换了一个环境——一边山清水秀,飞瀑泉流,天蓝地阔彩虹飘飘,鸟鸣鱼跃像是入了仙家之地;一边荒芜人烟坑坑洼洼堪比月球表面;一边半红半紫朦朦胧胧根本看不清晰,十分诡异。

  “这昊天道南门的镇派之宝——水月洞天。是开派祖师感悟天地时空规律而开辟的洞天世界,后来在代代门人的努力下,运用自己感悟的符文规律慢慢完善,看着像片大陆,实际都是符阵组成,汇聚地水火风,凝成风雨雷电、山川草木,正应天地是符,符是天地的上古铭文。因为是还在发展的残缺世界,所以有些规则仍在生成,有些规则仍未补足。这些本源规则的生灭能被修行人十分轻易感知到,对符师感悟天地大有裨益,当然同样危险不已,非精神力强者.......”颜瑟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改猥琐轻浮的形象,语音低沉,娓娓道来,似有无数先辈们前仆后继一往无前在各个角落开天辟地。让叶沉一时感觉他在发光,眉心种子跟着其中的节奏在震动,上一次震动还是夫子训诫之时。

  良久颜瑟话锋一转:“叶沉,可愿拜我为师?”

  “啊?”叶沉刚一直沉浸在颜瑟无处不在的精神中一时没反应过来。

  “弟子拜见老师。”终于女朋友熬成妻了,不,是终于打动这傲娇的老宅男了。不过他已拜夫子为师父,所以称颜瑟为老师。

  颜瑟会意,心下叹息一声,接受了叶沉这一拜。或许叶沉不会继承昊天道南门道统,但是今后护持昊天道南门周全应该没问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