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诛邪屠龙记 > 第25章:暴殄天物

我的书架

第25章:暴殄天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会土遁法?你是土系修士?”姜微惊讶问道,还没等赵泓回答,她已经摇头否认自己的想法。

  赵泓挠挠头,“这是一种巫咒,叫‘土行咒’,我也是才学会不久。”

  “巫术?难道你是巫族?”姜微说完,又摇摇头。

  赵泓憨憨一笑,道:“我也是在机缘巧合下,无奈中学得巫术的一些皮毛。而且到现在为止,我就会使用‘土行咒’这一种巫咒。也没有其它用途,拿它当作脚底抹油的功夫罢了。”

  姜微捂嘴噗嗤一笑,脸上洋溢着灿烂。

  赵泓更觉尴尬,于是走到一旁捡了些木柴,搭了个柴堆生火。他正准备拎起黎胡鸟去溪边清洗,却听到远处传来打斗之声,听声音正朝这边过来。

  赵泓抬头看去,只见前方五六个身穿灰色道袍的尼姑,被另外一伙青衣人一路追杀。

  姜微也是脸色一变,朝赵泓使了个眼色。赵泓发现这群尼姑,正是之前遇见的青丘门的修士,此时不知是何原因,竟然如此狼狈。

  青丘门众人一路上,能避则避,能闪则闪,尽量避开激战,似乎只求逃亡,而非杀敌。即便不得不交战,也是只求伤敌,而不杀生。她们原本就在人数上吃亏,如此一来,更加狼狈不堪,反令敌人无所忌惮,全力搏杀。

  赵泓和姜微此刻避开已经是来不及,干脆就坐在柴堆前,摆出事不关己的姿态,只希望这两拨人尽快离开。

  然而事与愿违,青丘门那中年师太见到赵泓二人悠然自得的样子,忽然一愣,身手也随之一迟缓。

  十几名手持青铜长剑的青衣人,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上来,把她们困在了中间。

  赵泓一旁冷观,从追行身法来看,这些青衣人其中大部分衣袖上绣有一道两道白线的人,修为最差;而三名衣袖上绣有三道白线的人,修为则高了许多;而修为最高的,还是那名一身儒生装扮、脸上有道伤疤、手持一柄纸扇的中年青衫大汉,他显然是这群人的头目。

  刚才的打斗中,青衫大汉并未过多出手,显然他的目标只有一人,便是青丘门的那个中年师太。

  赵泓忽然觉得,这中年大汉的一身儒装和脸上的伤疤有些格格不入。看着大汉一脸狰狞,却手挥纸扇,赵泓颇觉有附庸风雅的讽刺。

  “智静师姐,你这又是何苦,何必做困兽之斗?想我三派分裂百余年,本座也是一番好意,想让我三派合而为一,重建当年的飞剑宗,这岂不是好事一件?”儒生大汉将纸扇一收,缓缓说道。

  “呸!孙浩然,你别再假仁假义了,想让我青丘门人束手就擒,简直就是做梦!”那叫智静的中年师太还没说话,她的大弟子慧空反而抢先说道。显然,慧空的脾气要暴躁许多。

  儒生大汉名叫孙浩然,正是君子门现任掌门人。此时他听到对方斥骂,没有丝毫恼怒,反而冷哼一声,冷冷说道:“你有跟我说话的资格吗?”

  中年师太智静师太站了出来,“善哉善哉,孙师兄,慧空所言虽然偏激,但贫尼心中也是此意。孙师兄若是真心想要光复当年飞剑宗的盛况,大可三派坐下来好好商谈。孙师兄又为何暗中埋伏,痛下杀手,导致我青丘门弟子死伤过半?”

  孙浩然面色一凛,哼道:“智静师姐,今日三场比斗之前,本座已经向你询问合并之事,当时你可是一口拒绝的。故而之后的事情,本座也是无奈之举。”

  智静师太说道:“出家之人本就看淡生死,既然孙师兄一味强人所难,那就请恕贫尼不能从命了。况且今日比斗,我青丘门已获胜,按照先辈们定下的规矩,青丘门理应占据招摇山。孙师兄此举,实乃是三派自相残杀,有违先人遗愿,是否有欺师灭祖之嫌呢?”

  孙浩然嘿嘿一阵冷笑,道:“非也非也,只要师姐肯答应三派合并,你我自然可一同立派在招摇山上,这又怎么会是违背祖宗遗愿呢?若是师姐你信不过我孙浩然,本座大可将掌门之位,让贤给师姐你来做,如何?”

  智静师太摇摇头,“孙师兄,三派合并岂是儿戏!莫说我青丘门不敢苟同,即便今日我智静答应了,那还有丈夫门的‘符剑’一脉,岂是你君子门所能屈服的了的?”

  孙浩然低头将纸扇慢慢展开,沉声道:“那就不劳师姐你费心了,只要你我两门合并,本座自有办法。当年招摇山上,师祖九天壬女一手所创的‘飞剑宗’是何等威名显赫,师姐难道不想在你我有生之年,看到‘飞剑宗’再度兴盛崛起?”

  智静面容一直平静淡定,倒是大弟子慧空却愤怒难耐,喝道:“呸!孙浩然,要打就打,何必花言巧语、废话连篇。”

  一旁的慧樱拉了拉慧空的衣袖,轻声道:“大师姐,你勿要多说,师父自有主张。”

  慧空哼了一声,站道智静师太身后,面色阴沉,不再说话。

  这时,孙浩然上前走了几步,说道:“师姐,你我已有数十年未曾交手,本座有个提议,不如你我全力相斗一场。若是师姐你赢了,青丘门今日尽可离去,本座绝无二话。但若是本座赢了,师姐便要答应本座的三派合并要求,你看如何?”

  此言一出,智静师太面色显得犹豫起来。听起来这是一个伤亡最少的建议,让她很难拒绝。

  “师父,孙浩然阴险奸诈,且莫中了对方的诡计。”慧空上前一步,轻声提醒道。

  智静点点头,面朝孙浩然,对视了几个呼吸之后,才缓缓回道:“也罢,贫尼就依孙师兄所言,答应与你比斗。”

  一旁的赵泓和姜微坐在柴堆旁,只是静静地看着前面的战圈,一直没有说话。这时,赵泓凑到姜微耳边,轻声说道:“小微,我发现有些奇怪的事情……”

  姜微一愕,问道:“你说说看,有什么发现?”

  赵泓道:“你还记得之前我们遇到狪狪兽时,当时青丘门两名女弟子尸体上的佩剑吗?”

  姜微点点头,“记得啊,那两把佩剑不是被你收起来了吗?说起来我还没弄明白,你为何能操纵那两柄佩剑,难道有什么古怪?”

  赵泓接着说道:“具体有什么古怪我不清楚,我也不知道为何我能操控。当时我只是觉得这两柄剑中有什么东西,可以跟我的神魂产生联系。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可刚刚我就发现了奇怪的事情:君子门弟子的剑中察觉到同样的东西存在,反而在青丘门弟子的剑里我没有察觉到。你说奇怪不奇怪?”

  “莫非剑中之物,就是君子门所说的剑灵。剑灵也是器灵的一种,但又算不上是真正的器灵,它只可被特殊的人操控,却没有自主意识。可青丘门向来以气御剑,不耻剑灵之术。若说剑中之物是剑灵,那死去的两名青丘门弟子的佩剑为何又有剑灵?这实在让人费解……”姜微手托香腮,陷入沉思。

  “还有呢……”赵泓打断道,“那个叫慧空的佩剑中,同样也有剑灵,你说奇怪不?”

  这样一说,姜微更加愕然。他们还未想出所以然,忽然听见前方传来一声惨叫。二人抬头看去,顿时呆住了。

  智静师太一手拄剑而立,一手捂住腹下丹田之处。此时的她,浑身颤抖,口角垂下几道血腥色。而不远处的慧空,却依旧保持出掌的姿势。刚才正是慧空趁智静师太不备,突然出手偷袭。

  “大师姐,你疯啦!你这是干什么?”慧樱一脸惊恐,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慧空。

  “我得手了,我得手了,哈哈哈……”慧空仰空长笑,貌若癫狂,“智静老尼,为什么,为什么,非要逼我出手!”

  突如其来的场面,让赵泓和姜微顿时呆住了。一旁的孙浩然却挽起双手,一副冷眼旁观的姿态,似乎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

  慧樱横剑指向慧空,即急又愤,“大师姐,你为何要背叛师门,暗算师父?”

  慧空停下了狂笑,两眼通红地望着慧樱,“小师妹,我的好师妹,你问我为何?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进入师门。你知不知道,青丘门本该由我继承掌门,我尽得师父衣钵,我才是师父最得意的弟子。自从你进入师门之后,师父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你身上,更是属意你来做下任掌门。这么多年来,我为青丘门鞠躬尽瘁、任劳任怨,就因为你是天灵根,就该夺走本来属于我的一切吗?我呸!”

  “所以,你就串通孙浩然,暗算自己的恩师?”慧樱眼眶湿润。

  “恩师?”慧空哼了一声,“或许以前是吧?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仍然是个好徒弟,她仍然是个好恩师。可这一切怨谁?凭什么属于我的东西,就该被剥夺?当智静老尼冷淡我的时候,她有想过是我的恩师吗?”

  “这一切为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慧樱手中长剑坠落,她无力地蹲在地上,泪如雨下。

  这时,智静师太抬起头来,盯着慧空,吃力地说道:“昨日慧宁和慧芹,也是遭你毒手吧?”

  慧空再次哈哈大笑,“不错。师父您老人家不是已经对他们二人身份有所怀疑了吗?我为大事计,只好借山膏兽除去她们,免得您老人家心有不安。你看,她们一死,您就没有那么警惕了不是?不然我哪有那么容易得手?”

  “你……很好!”智静师太神色黯然。

  孙浩然一步步朝智静走去,诡笑道:“智静师姐,看来我们之间不用再比了,你这次是输了!现在是该考虑一下本座的建议了吧?”

  “师父,生死有命,即便是死,我们也不该向邪恶低头!”慧樱痛叫一声,站起身来。

  智静师太用剑勉强支撑着,站直身体,目光严厉地与孙浩然对视。此时,她面临一个重大的抉择,不仅仅是生死,还有整个青丘门的存亡。

  “哎,可惜可惜!愚蠢啊愚蠢,真是暴殄天物啊!”森林远处突然却飘来一句叹息声。

  这道声音显然有些苍老,像是百米之外老者的一声轻叹,却又清清楚楚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分外清晰。在场众人皆是心中一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