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诛邪屠龙记 > 第43章:冤家路窄

我的书架

第43章:冤家路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蛮子,怎么了,这个人你认识?”姜微显然注意到赵泓的表情变化,奇怪地问道。

  赵泓微微一笑,回道:“对,此人叫封飞羽。我和他何止是认识,当初正是他趁我不备,把我推下了万丈悬崖,坠入赤水之中,差点殒命。不过幸好我大难不死,之后便就遇到了你,被你所救了。”

  姜微听到赵泓如此说,倒是一怔,随即就取笑道:“如此说来,你还得感谢人家才对。不然你区区一个小蛮子,怎么会有机会认识到我这个堂堂神氏后裔的女娃大人,还做了我的随从。”

  赵泓瞪了姜微一眼,随即又一本正经地说道:“你倒是说的不错,我是得好好谢谢他才是。”说完他便一跃而起,迅速从原地离开。

  “上次在皇人山一别,封兄可好?”赤光一闪,从高高的城墙上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

  “咦,怎么是你?你竟然……”封飞羽循声转过头来,双眼震惊地看着赵泓,一脸不可思议。

  “竟然没有死,对不对?”话音刚落,赵泓和姜微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封飞羽的面前。

  封飞羽脸上的肌肉抽蓄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正常,强作笑颜说道:“赵兄弟,真没想到可以在这流黄城中遇见你。那个上次之事纯属误会,愚兄当时就是心慌意乱,一不小心失了手伤害到了赵兄弟,还请赵兄弟莫怪,你大人大量,不要放在心上。”

  “哦,是吗?我一直以来还不解,自己怎么无缘无故就坠崖了,原来是封兄不小心为之啊……不过话说回来,当日在那万丈高崖之上,没有任何生路可寻,封兄后来是如何离开的?”赵泓双眼紧盯着封飞羽,缓缓地说道。

  “那个……”封飞羽被赵泓双眼一瞪,顿时有种头皮发麻的阴森感觉,他不由心下骇然,略微沉淀了一下心神,才说道:“说来也巧,刚好那日我家族之人到厌火城来寻我。因为到处找不到我的下落,故而派人四下寻找我的踪迹,最终将我救出,也算是我命不该绝吧。”

  “哦,那可真是巧得很啊!”赵泓冷哼一声,阴着脸说道。

  “是啊,是好巧,我也没想到……”封飞羽尴尬地笑了笑,随即话题一转,又问道:“赵兄弟今日怎么来到了流黄城,不知有何贵干?”

  赵泓平淡地说道:“是啊,我刚刚来到此地,不知道城中发生了什么变故,为何到处都是打打杀杀的?”

  封飞羽眼珠一转,随即笑道:“赵兄弟有所不知,这些年来,流黄城中向来都是封家和辛家两大家族称雄,双方都相互看不顺眼,均想要置对方于死地。现在两家发生了火并,今日就要决一雄雌了。”

  赵泓似笑非笑说道:“如此说来,封兄必定就是封家之人了。眼下情形看起来,辛家大势已去,封家似乎已经胜券在握了,小弟我应该恭喜封兄啊,从此流黄城就是封家一家的天下了。”

  封飞羽脸上又是一丝尴尬之色闪过,但马上用很诚恳的语气对赵泓说道:“赵兄弟你说笑了!不过此处滥战,实在不宜久留,不如你们跟我一起去封家府上,愚兄一定好生款待二位,以弥补愚兄上次对赵兄弟的亏欠。”

  赵泓冷冷一笑,道:“这倒不急……封兄,在走之前,不如你我先把旧账算一算,如何?”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封飞羽语调一沉,立即翻下脸来,脸色蓦然一寒。

  “我们两个人今日在此相遇,也算是冤家路窄。我本来是很想如封兄所说的,大人有大量。可转念一想,我也不过才十五岁,还不能算是一个大人,所以嘛,自然也可以不用有什么大的肚量。封飞羽啊封飞羽,你应该是早就对伊老鬼他们二人手中的《四象换魂术》以及‘四象镜’有所图谋了吧?我倒很想知道,到底是你本人,还是你背后有什么人,对这两样东西有兴趣?

  还有,当日我好歹也曾救你一命,你不感念恩情也就罢了,却还背后对我下黑手,将我推下万丈深渊,险些丧命。若换做你是我,又该作何感想?难道你会打算就这么算了?”

  见到封飞羽翻脸比翻书还快,赵泓心中冷笑了一下,脸色却没有什么变化,口中仍然淡然地说道。他根本不相信封飞羽邀请自己去封家府上,会真的是要热心款待自己一番,而是必定另有图谋,说不定自己前脚踏入封家,后脚就掉入了对方设下的陷进。

  封飞羽听着赵泓说话,脸色不断泛出黑气。当赵泓说完时,他阴险地笑了一下,脸上的黑气似乎又浓厚了几层,映显得他面容更加狰狞。

  “看来此事无法善了了,那你到底想怎样?”封飞羽冷冷地问了一句。

  “俗话说的好,有道是一命偿一命。封飞羽,当日你加害于我,今日我就取你性命!”赵泓神情一凝,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赵泓说完,就右手手掌一翻,凝聚了五成掌力,飞快一掌朝封飞羽拍去。掌风所至,赤红色的光芒大放,正是赵泓将“山膏兽”兽火的火力蕴于掌力之中。

  封飞羽见到此幕,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口中喃喃动了两下,最终冷哼一声,把双手在胸口一收,同样对击而出,带起一练练青白色的阴寒幽光。

  空中赤红色的光芒和青白色的幽光一交碰,传出“轰”的巨响声后,一股势不可挡的火焰威力冲天而起,周围的空气也仿佛凝滞了一瞬。虚空处空间波动一起,那些炸裂的碎焰纷飞浮现而出,滴溜溜地四下乱射,顿时“噼啪”声大作。

  赵泓连退数步,小心避开漫天的碎焰。却看见封飞羽身形一闪,身法之快若隐若现,甚至还带出了一连串的幻影出来,显得鬼魅之极,当他身影再次站定时,已经出现在了十数丈外。

  见到这种鬼魅的身法,赵泓也是吃惊不小。以赵泓本来认为,封飞羽不过是凡人之躯,自己轻松一掌可以了结了他,所以他出掌并未尽全力。

  但赵泓却没想到一段日子不见,这个封飞羽却不知从何处学到了诡异的功法,应该是邪修的一种。而且,让赵泓更加没有想到的是,封飞羽竟然还能驾驭鬼磷火,抵挡了他的兽火攻击。

  看来机遇之事,并非只有自己一人才有啊!

  若说赵泓心中吃惊,封飞羽此时心里却已经是震惊无比。他之前是见过赵泓的,所以他一开始就没有小觑赵泓,但他万万没有想到,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赵泓的修为进步竟然是如此之大,远远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我倒是小瞧了你!看来你果然藏得够深啊……”赵泓冷冷看着封飞羽,缓缓地说道:“再来!我看你还能接我几掌?”

  封飞羽脸色早已发白,默然无语了好半天,才狠狠地瞪了赵泓一会儿,咬牙切齿地说道:“好你个赵泓,你以为你吃定我了吗?我警告你,你别白日做梦了!”

  说完,封飞羽伸出了右手,单手往腰间的储物袋上一拍,摸出了一个表面满是各种颜色条纹的铃铛,只有数寸大小,然后他将铃铛抓在手心,冷眼一眨不眨地盯着赵泓,露出了诡异的阴笑表情。

  赵泓见此情景呆了一呆,有些意外地回头看了姜微一眼,但发现姜微同样也是一脸疑惑的表情。

  “小蛮子,你须小心一些,这铃铛似乎有些古怪……”姜微轻轻交待了一句。

  赵泓点点头,他对这个封飞羽完全不知底细,倒是有些期待地关注着封飞羽接下来的动作。

  封飞羽咧嘴一笑,将手中的铃铛向上扬起,拎在半空中不断地轻晃了起来,发出一连串的清脆铃声。

  这铃铛的响声,在赵泓耳里不算什么,似乎毫无威胁可言,但分明又带着一丝诡异,让人心底有种隐隐发毛的感觉。

  赵泓很清楚,封飞羽既然如此自负,说明这铃铛绝对不会就如此简单。果然,几个呼吸之后,封飞羽的身旁忽然出现了十几个高大魁梧的甲士,个个身上都带了一股血腥味。

  赵泓面露惊讶之色,好奇地打量着这十几名甲士。

  他们脸庞和皮肤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青黑色,更浮现出一根根暴突的青筋,看起来颇为吓人。不仅如此,这些甲士表情呆滞,眼中毫无神采生机,仿佛就像是尸体一般,竟然完全不似肉身之体,但其口鼻间却分明还在呼吸,全身散发出一股冰冷的气息。

  “给我杀了他们两个,不用留手!”封飞羽冷冷地向这些甲士命令道。此话他说得轻描淡写,但话中的含义却已经杀气腾腾,充满了嗜血的味道。

  这些甲士们一听封飞羽此言,纷纷低声吼了几声,吼声中夹带了一丝的兴奋,就猛然窜了出去,一下子将赵泓和姜微围堵在了中间。

  看着这些甲士嗜血的凶狠样子,赵泓眼中也不禁闪过一丝杀机。

  “呼”的一下,赵泓一拳打出,快如闪电,打在了一名甲士的头颅上。那名甲士立刻犹如沙袋一样,斜着飞撞到了石墙之上,鲜血脑浆流淌了一地,脑瓜只剩下了半边。

  姜微也是软鞭一扫,两三个甲士便飞向了空中,他们的虎口鲜血淋淋了。

  见此情形,赵泓和姜微均是一愣。封飞羽费尽心思召来的这些用作依仗的甲士,难道就这么不堪一击?

  但接下来的一幕,被赵泓二人看到眼里,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