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长安之誓 > 第三章 入宫偷酒(二)

我的书架

第三章 入宫偷酒(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必须的,肯定带上你俩。”魏无忌大手一挥说道。

  太子殿下闻言扶额,长乐自幼便与他们十人一起长大,这爱玩爱闹的心与他们一般无二。哪怕现在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因为年龄的缘故不能在与他们再在皇城、长安城里瞎闹了,但看现在这副模样,还是原来的那个长乐公主姬元清。

  正当大家都要欢呼的时候,周全又幽幽的开口说话了:“你们,谁知道,内库怎么进去吗?”内库,也叫内府库,就是皇帝放私房钱的地方。大家都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知道怎么进去。但放私房钱的地方,哪是那么容易进去的。太子都没有进内府库的权利,假扮太子侍卫这招是用不了了。

  魏无忌恨恨地瞪了周全一眼,每次自己还没开心一会,这家伙总会出来扫兴。大家闻言也是眉头一皱,顾启倒是无所谓地说了说:“反正这偷酒也是魏老二临时起意,现在怕是喝不到了。我看这东宫挺好的,咱就待在这哪都别去了。”说罢便往自己嘴里又塞了一个鸡腿,后面说的话都是呜呜咽咽的。

  “今天必须去内府库,这都答应公主殿下和无忧了,别吃了死胖子,赶紧给我想办法。”

  “行了行了,我知道怎么去。”太子殿下突然说道。太子殿下总是喜欢说行了行了,但每次他说完行了行了,也总是真的就行了。“从东宫去内府库有一条地道,内府库除了是放置东西的地方,也是当初先帝为了防止贼人攻入宫中,准备的一处避难之地。这条地道当初父皇带我从东宫走过。”

  “把私房钱藏到无人可知的避难所,皇帝好算计!”魏无忌心里腹诽道。

  众人刚才被压抑的欢呼声又响了起来,魏无忌一拍顾启还拿着鸡腿的手,“还在这吃呢,赶紧走,现在天色还没黑下来,赶紧去内府库拿点酒来喝。”

  说罢,便让太子殿下赶紧带路,一行十二人兴冲冲地准备出发去偷那九丹金液去了。

  ……

  走在地道中时,众人皆是好奇地打量四周。地面全是由大块青砖铺就,四周的墙壁也被砖石砌好。每隔五十米放置的一颗夜明珠让众人真切感受到,他们确实是来对地方了。

  太子已经到最前面带路去了,姜致仁和袁颂还有魏无忧叽叽喳喳地讲个不停。魏无忌趁着众人不注意的空当,偷偷挪到了长乐公主的身边。

  “待会喝酒的时候,我给你唱首曲听,听说是凉州那边的曲子,战场上传下来的,前几日先生教我的。”

  “等到时候九王归京大典的时候,咱们偷偷溜出去玩怎么样,肯定很热闹。不过你得跟着我,外面人太多了。”

  “还有还有,待会那个酒你不能喝太多哦,姑娘家不能喝太多酒的。”

  长乐公主闻言,冲着魏无忌笑嘻嘻地点了点头,还悄悄拉住了魏无忌的衣角。

  “无忌哥哥,待会要是被父皇责罚了,你就全推到太子哥哥头上就好啦。到时候我帮你说话。”

  魏无忌闻言嘴角抽了抽,虽然太子背锅早就在他的计划之内,但是让长乐公主这么一说,还真是,令人愉快啊。

  想当年,世子殿下们还被养在皇宫中时,就时常受不了宫里的无聊寂寞,偷偷溜出宫去。后来有一天,这事被太子殿下走漏了风声,给长乐公主知道了。当天长乐公主就堵在了东宫的门口,那一道小小身影用略显稚嫩的嗓音恶狠狠地说道:“今天,你们要是不带我出去,我就去告诉父皇。”

  谁知道在宫里那么硬气的长乐公主殿下,到了宫外,只敢小心翼翼地跟在魏无忌后面,拉着他的衣角,好奇地打量着宫外的世界。

  发现公主不见的宫内早就乱作一团,顺带还发现了太子与世子殿下们的消失。不出意外,回来屁股开花的依然只有太子。

  前面,是太子殿下和王破虏等人打着火把在开路。中间,是顾启、袁颂、姜致仁和魏无忧在那打打闹闹。魏无忌和长乐公主两人落在了最后,公主抓着他的衣角,他和公主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一切都还是和小时候一样,没有变化。包括东窗事发后还是太子屁股开花。

  魏无忌突然希望这条地道没有尽头,有兄弟们的火光,有无忧的笑声,还能被长乐公主拉着衣角。

  魏无忌还没感慨完,就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骚动。随即传来太子殿下的怒吼:“魏无忌,你给我滚到前面来,离我妹妹远点。”感到身后的小手松开了衣角,魏无忌依然回头冲着长乐公主笑了一笑,才走上前去。

  “前面就是内府库了,你看着要怎么办吧。”太子恶狠狠地说道。

  “你是说,内府库,是在地下的?”

  “那当然,这可是皇族为了在必要的时候避难才修建的。除了去往东宫,内府库还通向太极殿。而最后的出口,则在长安城外。”

  嘶,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从皇城挖到长安城外的能容五个人并行的地道,当年修建的时候竟能掩人耳目,事后也不被人发现,可见先帝当初花费了多大的功夫。

  “当初父皇和我说过,这条地道,是姬氏皇族最后的希望。如果发生了叛乱,皇城被攻破,那这条地道,可以给皇族留下最后的种子。”

  “长安城,也会被攻破的吗?”姜致仁小声嘀咕道。

  “两百多年前蛮子就打进过长安城,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能被攻破的。”

  “别想那么多,赶紧进来搬酒吧,还愣着干啥。”

  众人终于走进内府库,正要欢呼。忽然,周全幽幽的声音又传了出来,“你们谁知道这九丹金液是装在哪个坛子里的?”

  魏无忌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周全幽幽的声音,但每次听到,还是有一种没来由的烦躁。你就不能让大家先高兴高兴再说,非得趁大家在兴头上就把残酷的真相说出来吗?

  内府库太大了,就跟皇帝的地下小型行宫一样。酒倒是不难找,目力所及之处,魏无忌已经看到了很多不同罐子的酒。但是,哪一罐是九丹金液?这回真没有人可以帮魏无忌解围了,这里没有人尝过闻过见过九丹金液,又怎么能知道到底要偷哪罐酒呢。

  “每个人都拿一罐酒回去吧,要拿不同的。”

  “无忧和公主殿下就不用拿啦,顾启你拿两罐,王破虏,你给我拿最大的那两罐。”

  “小心点拿,别摔着了。”

  “我说的是别摔着酒了,袁颂你好好抱着酒。”

  众人心里想着待会马上就能喝到酒,不管今天能不能喝到九丹金液,但是今天带回去的十二坛酒,就够他们兴奋了。

  “哥几个,今晚一人一坛酒有没有问题。”

  “魏老二你就别在这吆喝了,别到时候就你一个人趴地下了,丢你们凉州的脸。”

  “谁倒下谁是孙子!”

  从前他们只能偷偷喝一杯魏无忌从凉州贡品里偷偷截下来的酒。如今,他们每个人,都能喝到整整一坛酒!整整一坛!

  没有人喝过一整坛酒,没有人知道自己的酒量有多大。

  但是,大口喝酒,大碗吃肉岂不是每个少年人都向往的生活?书中所说的大侠、大将军不都是大口喝酒的人?像我们这种未来文能定国,武能安邦的人,怎么能小口喝酒?怎能每次只喝一杯小酒?

  更何况,王破虏肩上扛的两罐酒,每一罐都比他们手中的坛子大个三倍。今晚,岂能不喝个爽?

  今夜,有兄弟,有长乐,有无忧,有雪,有酒!

  正应了古时诗人那句诗:

  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
sitemap